怀念先师,叹未能度

(十)怀念先师,叹未能度

法然上人得此法门之后,怀念其一位师父皇圆阿阇梨,字里行间,流露其永留叹惜遗憾之情;其师孝之重,溢于言表,至今读之每为之动容。此事《十六门 记》略有记载,而《净土随闻记》(本集第498页)有较详细的引述,颇值一读,故抄其文于下:“又一时师(法然上人)语曰:当世之人不知法门分际,泛尔以 谓今时解脱生死甚难矣。我师肥后阇梨光圆,才智过人,道意幽深;自顾自身分际,以为今生不能解脱生死;若历多生,恐隔生即忘,永废佛法矣;不如受长命报, 待慈尊出世也。凡报命长者无过龙身,宁我求彼畜报;但海底有金翅鸟之难,远州笠原樱池,深渊清洁,幽林缘隈,此处甚好,可以寓躬焉;便请领家,得其许疏。 终焉之时,乞水入掌,结印而死。一日池无风,波澜忽起,涾涾鼓击,水面无一点尘。乡里怪异,考其时日,乃阇梨逝去之时也。阇梨有智慧故,知出离难;有道心 故,愿值佛世。惜哉!不知净土法门,徒入异趣;当时我若早得此法门,不论信不信,为指授之;实堪遗憾也。呜呼!当世之人,有道心者,徒期远生之缘;无道心 者,虚堕名利之坑,岂不哀乎!凡谓以自力出生死者,不知时机分际故也。”

 

加我微信:zhdhtv

284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