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先受人贱 后受人敬

二十、先受人贱 后受人敬

姚世兰,女,一九三九年出生,安徽宣城人。因为言语絮叨,东一句、西一句,好像摇摇鼓,东摇西晃,没有定性,少为人信用,所以得绰号叫做“摇摇子”。曾随人跑四大名山,并在四川受八戒,发心吃长素,但丈夫坚决反对,经常为此事夫妻吵闹不和。

一九九七年,初闻弥陀本愿即喜出望外,说:“这才是我能修的法门!我就专靠阿弥陀佛,专念佛,其他什么我都做不了。”此后每次讲课,她都来听,专念佛;同时为了兼顾家庭关系,从吃净素改为吃肉边菜。

丈夫脾气不太好,有时骂她。丈夫骂一句,她便回一句“南无阿弥陀佛!”丈夫骂多久,她便念多久的佛。一九九八年随同一些莲友上黄山,其夜,姚居士睡眠不好,便不断反复小声嘀咕说:“阿弥陀佛!给一点瞌睡让我睡一下。阿弥陀佛!给一点瞌睡让我睡一下……”扰得邻单莲友不得安眠,又好气又好笑。从中可知,她是一个生活中任何小事都要祈求阿弥陀佛的人。

一九九八年开始,姚居士时常说:“明年我要走,不是九月,便是十月。”又说:“阿弥陀佛代我把房子找好了,我分的房子好大好大,庄严得很。”汪秀珍居士还以为是她的房子拆迁,另找了新房。又经常对莲友说:“我有南无阿弥陀佛,就在跟前,一烧香就有大白莲花在眼前。”“阿弥陀佛就在你身边,大莲花就在你座位边”等等。

她当时说这些话,没有人相信,也没有人愿听,都以为她有些神经兮兮的。

一九九九年农历九月十七,她问杜永琴居士说:“我见到阿弥陀佛了。我想问一件事,我走的时候,那件大花的衣服能不能穿?”杜居士回答她说:“你真走了,随阿弥陀佛去了,躯壳就随人家摆弄了,不必顾虑穿什么衣服。”姚居士即蹦起来说:“太好了!我不是九月,就是十月要走了。”虽然说话时已是九月,杜居士听了也未当真,只是对她说:“你知,佛知。你就不要到处说了。”因为她平时说得太多了,没人相信她,反而反感她。

九月二十五日,汪秀珍居士去姚居士家玩,姚居士对她说:“我马上要走了。”汪秀珍问:“你要到哪里去?去孙家埠吗?”她摇摇头。又问:“去宁国吗?”(这两处她都有亲戚)她又摇摇头说:“不是!”

汪秀珍居士闷在心中一句话没说出来:“难道你是要到西方去吗?”

过一会儿,姚居士又说:“天一晴我就要走。前几天,我梦见自己在大愿船上,我在船头,你在船尾,要上不上的,我喊你不答应。我到岸了,你还要好好修。”汪居士也没当真。

九月二十八日,连续阴雨天完全放晴。姚居士上午、下午两次步行去大儿子家,似乎有事相告,但没见着。下午四点,姚居士洗过脸在自家佛堂拜佛,拜下去头一歪就起不来了。家人送往医院急救,杜永琴等莲友来告以念佛,她欢喜地点点头。九月二十九日下午两点,卑微不受人敬信的“摇摇子”,安详微笑往生净土,时年六十一岁。

姚居士往生之后,莲友们除了喜悦之外,甚为后悔,因为回想起她讲的话,才知道她早在一年前就预知时至,但一直没有人相信她,甚至还有人因为看不起她而当面嘲讽;而现在她已是净土的菩萨了。(二○○一年七月二十一日 释净宗笔)

 

加我微信:zhdhtv

253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