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端和

谷端和

我弟弟谷端和,为人忠诚老实,乐意助人,但未闻佛法,从未烧香礼佛。

1992年1月15日,他让人打电报催促我:“弟病重速回。”

1月18日下午5点,我回家见到弟弟。我先讲西方极乐世界概况,后叫他专心念阿弥陀佛圣号,并在旁边助念。

19日上午11点,弟弟突然说:“来了!”

我问:“谁来了?”

弟弟回答:“阿弥陀佛。”

午后两点钟,他又对弟妹说:“我要走了,明天夜里两点,阿弥陀佛来接我。”弟妹留恋他,不愿他走。他说:“不走不行,我在世间受罪,实在受够了。”说完照旧念佛。

次夜12点钟后,我们全家人一直注意钟表的指针。1点40分,我弟要换衣服,我劝他:“这些事你不要管了,我会安排好的,你只管专心念佛,跟着阿弥陀佛走吧!”并让他从有声念转为无声念,我仍在旁边助念。

到两点整(1分钟也不差),弟弟左眼下微微一动,停止了呼吸,走得安详极了。(河北保定北市区市府后街13号 谷端琴记述)

 

加我微信:zhdhtv

190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