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盛云

叶盛云

叶盛云老居士,72岁,天津人,年轻守寡,无依无靠,带着一双儿女,历尽艰辛,深深感受到人生的痛苦与无奈。闻到佛法才知道,人生一切苦乐境界,均是因缘果报,受业力所牵,轮回不止。闻知此理,她发愿今生一定要了脱生死,故于1999年皈依佛门,修学净土法门,求生西方极乐世界。

就在这个欢喜的日子里,一位居士却对她说:“你这么大年纪了,虽然皈依三宝,也只是种个善因而已,往生是不可能的。”

这句话好像一块石头压在了她的心头,使她一时透不过气来,从此,心情沉重,闷闷不乐。她曾不止一次地问自己:难道极乐世界就没有我的分吗?难道还要再度轮回,造罪造业,受苦受难吗?为此老居士不知道掉了多少眼泪。

2000年4月,叶居士来到我们道场,当她听到阿弥陀佛大慈大悲、不舍弃一个众生,欲令一切众生往生成佛的超世弘愿时,泪如雨下,哽咽地大声说:“阿弥陀佛大慈大悲,要救一切众生脱离苦海,这下我有救了!这下我有救了!极乐世界也有我的分儿了,弥陀慈父要救我,一定要救我,我好高兴,好快乐,好幸福啊!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叶老居士被弥陀的慈悲所感动,信心欢喜,在场的居士们也无不为之欢喜,大家高唱佛号,共沐佛恩。

2000年6月底,儿子带她去医院看病,医院当时就留她住院治疗。趁儿子回家取日用品之时,叶老居士找医生询问病情。看到医生有顾虑,她便说:“我退休前也是医务工作者,现在是个念佛人,生死对我来说另有意义,请您如实告诉我,我好早做安排。”

医生被她这种非凡的气质所打动,如实地讲清了病情,告诉她是晚期肺癌,并且只有一两个月的时间了。叶居士听到之后,毫不惊慌,为了稳定儿子的情绪,只好在医院住了几天,最后还是说服儿子,出院回家,一心念佛。

叶老居士出院后,居士们去看望她,她便高兴地告诉大家说:“我向大家报告一个喜事,我快回家了,走时还请大家送我一程。”同时把后事托付给马桂玲居士,并请大家帮忙办理。当天还请大家一起吃了喜面,在场的居士无不赞叹!

的确,像叶居士这样的信心念佛人,就像古德所讲的:“愿生净土之行人,得病患偏乐。”对于世俗人来讲,死亡是那样的令人恐惧与悲哀,但对我们念佛人来讲,那将是最最辉煌的时刻。

10月18日开始,叶老居士一直吃不下东西,每天只是喝一些水,身体虚弱,不能坐立,只是躺在那里,静静地听着佛号,心里念着佛。

10月20日夜里,12点左右,众居士正在静静地念着佛号,突然间,被叶老居士的举动惊呆了,只见她突然坐起,脸上绽开了异样兴奋的笑容,两只手把身边的居士揽在怀里,大声说:“阿弥陀佛来了,阿弥陀佛来了!”然后双手合十,大声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大家也忘记了这是夜里,同声高唱佛号,喜悦之情一直延续,久久不能平静。

临终前10天,10月23日,身体已十分虚弱的叶老居士还作了一次精彩感人的说法。

有位盖宝成居士,男众,40多岁,身患肺癌,被病苦所折磨,曾一度想轻生,后在马居士的劝导下,皈依佛门,这天也来到叶居士的家庭念佛道场。两位居士,一位年逾古稀,一位正值壮年,同是被病魔缠身,生命即将走向终点的人,在这特殊的时间、特殊的地点见面了。

叶老居士现身说法,对盖居士说:“唯有念佛,才能永远在弥陀的呵护之中。我从得病至今,未有癌病的痛苦,从未吃过药,这就是阿弥陀佛的力量,佛为我承担了一切。我曾护理过癌症病人,个个都是痛不欲生的样子,好可怜的,但我把自己交给阿弥陀佛了,一心念佛,与佛同在,所以身虽有病,但无病苦。你要记住,好好念佛,不要执著自己的身体,一切都是假的,念佛成佛才是我们今生唯一的目的。”

短短数语,字字千金,在场的居士们无不为叶老居士厌离娑婆、欣往极乐的信念所感动,同时大家也深切地感受到阿弥陀佛“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众生摄取不舍”的大慈大悲。

临终前一天早上,已无体力的叶老居士微合着双目,顺手摘下一朵鲜花(床头放有一盆鲜花)供放在枕前的佛像前,这是她最后的一个动作。多么美丽的动作!多么美丽的鲜花!

次日,11月3日11点40分,叶老居士安详地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面色红润,无一丝病苦相,遗体放七色光,有照片为证。(郭敬森居士整理 2001年7月)

 

加我微信:zhdhtv

218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