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鞞跋致

阿鞞跋致

阿翔,全名陈起翔,男,33岁,家住陕西耀县车站扶轮巷,在车站工作,喜爱书法;日课佛号5000声、诵《大经》3遍,求生净土。

1999年秋,阿翔读了一本书,名叫《生死关全集》,内中详明欲之过患,障碍解脱。

在阿翔的心中,本来往生西方靠的就是念佛,但这本书给阿翔的感觉是:往生净土也和一般的自力修行没有什么差别,这也要做,那也要做,念佛反而显得不重要了。

到底怎样才是往生之道?这个师父这么说,那个师父那么说,这本书这种观点,那本书又是那种观点,到底该听信谁的?阿翔心中一片混乱,重重疑云逼塞心中,使他几乎喘不过气来,迷惑、焦急、郁闷。

干脆,什么书也别看了!一个师父一个说法,纵然这些师父都不可信,佛还是可信的,还是念佛吧!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往生之道,众说纷纭,阿翔不敢说谁对谁错,但心中有一种直觉:师父救不了他,书也救不了他,能救他的只有佛。阿翔什么书也不想看了,苦闷的心中只有这一句佛号还在那里念着,“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如同一个快死的人在微弱地呼吸。

但这微弱的呼吸,不正是全部生命之所托吗?“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阿翔的母亲也是学净土的居士,安慰他说:“念佛受佛保护,你不要怀疑,不要退失信心。”

母亲的话,也没能宽解阿翔的心。毕竟,生死大事犹如重石压在他的心头,岂是一句宽慰的话就能搬走的?

往生?往生?……阿翔整天思考着,也还在念着佛。郁闷难解,惶惶无助的心中念着“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为什么要念它?不知道!

念了会怎么样?不知道!

那为什么还要念?不知道!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一天晚上,阿翔做了一个梦:

他在一间大房子里,房子里有8个警察。一位穿黄海青的老和尚从门口飘进来,面貌非常庄严、非常慈祥,来到阿翔面前,交给他一本书。这时,阿翔手里也正托着一叠书,是他以前所看的有关净土方面的书。阿翔想:我已经读了这么多书,一本书一个说法,我都厌烦了,不想再读了,还要给我什么书呢?

怀着这种疑惑,阿翔把书接过来一看,浅蓝色封面上清楚地写着“阿鞞跋致”。老和尚向阿翔合掌念了一句“南无阿弥陀佛”,随即一道光便不见了。

老和尚是谁?《阿鞞跋致》是本什么书?“阿鞞跋致”是不退转的意思,这个阿翔早就知道了,可是怎样才是不退转呢?

老和尚给的不退转又是什么?

到底哪一本书是不退转?

阿翔对往生的疑惑,已经被这个奇特的梦占住了。他的心中似乎有了光明。谜底应该就是这个梦!

第二天,母亲从香积寺回来。香积寺是善导大师的祖庭,距耀县100多公里,母亲是前几天专门送阿翔给香积寺画的伽蓝菩萨像去的。母亲一回来,便兴冲冲地递给阿翔一本书,说:“这本书是师父特地让我带给你的,只有最后一本了,叫你好好看!”

阿翔一看,蓝底白字《善导大师要义》,慧净法师编著。

还有一本小薄册,《念佛的心情》。先看这本小的吧。打开扉页,映入眼帘的是:

善导大师《观经疏》云:

言南无者,即是归命,亦是发愿回向之义。

言阿弥陀佛者,即是其行。

以斯义故,必得往生。

如同一个心脏已经停止跳动的人,在医生的抢救下,心脏恢复的第一声跳动,阿翔感觉到自己的心“咚”地跳了一下;又如同久久尘封的暗室射进来的第一道光明,阿翔的心闪亮了一下。善导大师这段话,阿翔虽然不能全懂,但觉得非常欢喜,非常爱看,也不知为什么。

那为什么不去直接了解善导大师的思想呢?阿翔便认真地拜读《善导大师要义》。啊!如此殊胜!如此微妙!往生之道全在于此!凡夫生报土,全凭佛愿力!

阿翔一边读,一边感动而泣,泪流不止。读读,哭哭;哭哭,读读。一遍通读下来,忍抑不住,干脆把书放下,一人关在房间,痛哭3天,悲喜交集,自叹:我怎么这么晚才遇到这本书啊!

想起几天前的梦境,阿翔一下醒悟过来,更加觉得佛恩的尊贵,不可思议。

阿鞞跋致,阿鞞跋致,这才真正是阿鞞跋致!——现生往生决定不退转!

阿翔的心彻底安了,阿翔的梦也破译了。

按:阿翔此前因为往生解脱一大事而苦闷时,又岂是他一人在独自苦闷呢?阿弥陀佛岂有半点不知呢?阿弥陀佛的光明又何曾离开过他半步呢?如经言:“众生苦恼我苦恼,众生安乐我安乐。”阿弥陀佛与阿翔息息共存,感受到他的苦恼,排解了他的恐惧。经言:“于诸众生,视若自己。一切恐惧,为作大安。”只是因为阿翔不知道,而在那里自生恐怖、自生烦恼罢了,一旦明了不疑,所有恐惧一时消除。

可以说,我们在这里起心动念,阿弥陀佛没有不知道的。对于穷劫以来只知埋头造业的人,阿弥陀佛苦苦劝化,让他渐生信根、求生极乐。今天,我们既然念佛愿生西方极乐世界,这正是阿弥陀佛教化的结果呀!阿弥陀佛的本意就是要把这样的人救度到西方净土去呀!那么,我们念着佛还担心不能往生吗?

一旦心中契悟此理,仰信不疑,哪里还需要像阿翔那样恐惧、郁闷呢?(释净宗记述)

 

加我微信:zhdhtv

271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