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本来就都是病人啊

我们本来就都是病人啊

今天的天气好冷啊,外面下着雪,我去邮局给两位莲友寄法宝。

从单位出来,朝对面的邮局走,路过一个广场。这时看见一个小个子女人,一看就知道是精神病,穿着不一样的鞋子,裤子也没拉拉链,帽子也破破的,满头长发盖住了脸。我就看了她一眼,笑呵呵地说:“多冷啊!快去哪个屋里站一会啊!”说完我就要走。她可好,二话没说,跟在我后面就来了。我走了几步停下,她也停下;再走,她又跟着。呵呵我还没办法了。问她:“你冷吗?”她说冷。问她咋不去哪个屋里啊?她说人家不让。看她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透着天真的光,我也笑了,问她哪里人,怎么来的。她说哪哪人,走着来的。我就问:“把你送上客车,到时候自己回家行吗?”她说行。

于是我们就来到路边打车。这时候啊,她就总看我的包,很使劲地看,后来还感觉不过瘾,把头俯下来看我的包。我就问她:“看什么?”她也不说话,还是直勾勾地看。后来问她:“是不是里面有光啊?”她连忙说:“有光有光的。”呵呵我的包里有佛书、佛卡还有佛牌。

在车上,我教她念南无阿弥陀佛,她还真念了,而且可清晰了。我拿出佛牌送给她,她也很欢喜。于是拿掉破帽子,我给她戴上,告诉她:“你已经成了阿弥陀佛的宝贝啦。”她也笑了,摆弄着佛牌,快乐地大喊:“水晶宫!”她三十几岁的样子,看样子是精神受刺激了,说话很清晰,只是不太爱说。我拍着她满头脏乱的头发,告诉她:“没事就念南无阿弥陀佛呦!”呵呵感觉就像一个小妹妹。开车的女师傅说我心眼可真好,我说没办法啊,她就跟着我啊。

到了客车站,我问车次的时候,她一下子就没影了。我赶紧跟到室内,估计是冻坏了。我就说了情况,有个车长说:“她这种情况,不一定是哪的呢。你要是给人家送远了,还不好,就别管了。”我一想也是。

于是我又找到她,问她饿了么,她说饿了。我就买了两个粘玉米,回屋拿给她。知道么,其实她是一点痛苦也没有的,虽然下车时屁股都露出来了,可她真的没有痛苦,就那么天真地站着。我把玉米拿给她,她大喊着:“哎呀,还热乎呢!你也吃一个,吃一个吧。”我连说不要。于是她把一个玉米高举起来,快乐地大喊:“火炬。”呵呵。她吃着玉米,歪着脑袋兴奋地说:“我去你家玩吧?”声音脆脆的,我说去我家不行啊。说话时,我们像两个亲人一样,周围人也看着我们。后来她拿下帽子又脆脆地说:“把我帽子给你吧?”我连说不要。好像撒娇一样商量我说:“给你吧。”还要塞给我,看我实在不要,就继续吃玉米了。我走到屋外,她一点感觉也没有,还是快乐地吃着。

在以前啊,可能我会放不下她,可现在我知道缘聚缘散的道理。身在娑婆,我改变不了她的生活。我们的缘分,也许只是和她一起同行,坐几分钟的车,之后买两个玉米给她;最主要是我能给她戴上佛牌,和她一起念几句南无阿弥陀佛,这就足矣。

回家想起她的“水晶宫”“火炬”,我还很想笑,就跟他们爷俩儿说了这事。这下子,我爱人可捞到便宜了,在一旁大笑:“哈哈哈哈,她一定以为你也是个精神病,不然咋没跟别人走呢。哈哈哈,她心想,今天可算遇到同类了,哈哈哈哈……”呵呵,是吧,谁知道呢?我就跟她笑了一下,就结下了这点缘。想去邮书的正经事没办成呢,只得回家做饭了。

南无阿弥陀佛!

 

加我微信:zhdhtv

243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