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学佛经历

—— 我的学佛经历

对我来说,从印光大师选入净土,

到慧净法师得大安心,是时代步伐的必然;

至于世人是否也必须像我一样,

就非我的浅智所能知了。

我的学佛经历可以说非常简单。由《圆瑛法汇》引导而进入佛教,由《印光法师文钞》引导而选修净土,由慧净法师引导而安住念佛,心喜往生决定。

印光大师文钞之《增广》《续编》《三编》,我通读过两遍,平时也经常翻阅。大师反复强调,在这个时代唯有净土法门才是凡夫当生能够了生死的法门。这一点我是看到了的,所以任凭人家如何,净土法门我是选定了,决不改变。

我喜欢读原原本本的《文钞》过于喜欢读《菁华录》《嘉言录》,因为原本的《文钞》内涵丰富,大师的个性及人格都反映得特别明显。我不禁为大师的人格光辉所感动,而一意在心中想到:要是我能早出生几十年多好啊!我一定要去拜大师为师父,向他老人家当面请教。尤其是茫茫四顾,找不到能指导我的善知识,心中这种渴盼就更加强烈,日思夜想,竟多次梦见印光大师,醒来后欢喜又悲伤。

见不到大师,也要去瞻拜大师的墓塔。当我第一次前往灵岩山,走到山下,看到路边插着一块小小的标着箭头的木牌,上面写着“灵岩山寺”时,我竟激动得马上想对着这个标志牌顶礼,我知道我心中的圣地就要到了。

但愚痴障蔽住了我的眼睛,虽然我这样地崇仰大师,还是没能从大师的《文钞》中获得安心。我心中有太多的疑团,这些问题不解决是不可能得到安心的。

念佛往生的原理是什么?

为什么单念这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就能往生到佛的净土?

达不到一心不乱便不能保证往生吗?

往生一定要到临终才能决定下来吗?

种种障缘,临终不能正念怎么办?

具足信愿行三资粮的标准是什么?

资粮未具备,突然死去怎么办?

谁能保证不会突然死亡呢?

今晚睡时突然死掉,到哪里去?

可怕!可怕!

善读大师《文钞》的人,这些都不是问题,但在我却是寝食难安。无论怎样地精进修行,“往生”一事仍然是遥遥不可知,不可见。每当晚殿,维那举腔,大众同唱:“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神情悲壮,音声哀婉,不禁心惊毛竖。看到寺院里的小沙弥打打闹闹,不禁暗自躲开。往生大事,毫无着落;斯有何乐!斯有何乐!

看见来寺院的在家信众,不禁暗自摇头:身为出家人,专为此一事,尚且不能往生;可怜你们靠什么去往生?

净土法门!净土法门!什么是净土法门?念佛!念佛!什么是念佛?这谈得上是我这样末法众生的解脱法吗?我无人能问。

前哲已萎逝,谁人以为继?

佛法灯已暗,谁能令复明?

众生眼已灭,谁为作向导?

我今大忧恼,谁与作安慰?

恐怖不安的心,终于遇到了佛光;了知阿弥陀佛本愿之时,一切疑问当下消除。一切凡夫,但称六字,愿生净土,以阿弥陀佛本愿不虚故,决定往生!不论心净不净,不论念一不一,不论有智无智,不论有罪无罪,不论平生临终,一切不论!但凭弥陀悲心救度,口称相续,愿生净土,即是乘佛愿力,得遂报土往生。一声之中具足无上功德,何患资粮不备;现生之际已蒙光明摄取,岂必等待临终?

善导大师释言:

若我成佛,十方众生,

称我名号,下至十声,

若不生者,不取正觉;

彼佛今现,在世成佛,

当知本誓,重愿不虚,

众生称念,必得往生。

若我等称念而不得往生者,彼佛誓愿即为虚假。岂有此理!断无此理!

像这样的道理,这样的佛愿,以前怎么没看到如此明了的解释呢?此书何人所著?想不到能遇到这样的净土大善知识!真是万生有幸!一切众生有救了!佛祖慈悲!注意之下:“慧净法师编著”,我就这样拜知了慧净法师;欲拜印光大师而未能得心愿,也就这样圆满地得到了结。

是日已过,浊命随减,净土日近,斯为真乐!吾复何忧!吾复何忧!南无阿弥陀佛!

对我来说,从印光大师选入净土,到慧净法师得大安心,是时代步伐的必然。至于世人是否也必须像我一样,就非我的浅智所能知了。不过,在我的心中却常常自觉不自觉地将这两位净土恩师做比较。

现代信息发达,通过录音带、VCD、计算机网络、广播、电视、报刊、书籍等,我也耳闻眼见过不少大德知识,然而能带领我这样的愚人出三界生净土的,却只有慧净法师这么一位默默无闻的人。

我这样不会说话,难免给人刺耳之感;就是大量君子,虽能体察我的一片愚诚,也必笑我见识低劣,未见高人。然而,说不定有一二人,正像我当初那样为出离大事而苦恼着,那么我的这一段学佛经历对他或许会有所启发,使他也来亲近慧净法师这么一位真正的善知识,必不虚度。果其如此,一任人之或嘲或讽,我也心满意足了。

(信本法师撰稿)

 

加我微信:zhdhtv

347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