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乍起时

北风乍起时

电视预告寒流南下,我一整晚都没睡好。第二天一早就匆匆给在武汉念书的儿子打电话,直到九点,那端才响起儿子的声音:“爸,什么事?”

我连忙问:“昨晚的天气预报看了没有?寒流快到武汉了,厚衣服准备好了吗?要不然叫你妈给你寄……”

儿子漫不经心地说:“不要紧的,还很暖和呢,到真冷了再说。”我的喋喋不休使儿子不耐烦了,“知道了知道了。”搁了电话。

我刚准备再拨过去,铃声突然响起,是住在哈尔滨的老母亲,声音颤颤巍巍的——“天气预报说,北京今天要变天,你加衣服了没有?”

我还没来得及答话,就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大喷嚏——气温确实骤降了。老母亲急了,“已经感冒了不是?怎么这么不听话?从不注意加衣服……”于是开始絮絮叨叨。我赶紧截住:“妈,你那边天气怎么样?”

老人回答:“雪还在下呢。”

我不由自主地愣住了。我深深牵挂的,是北风尚未抵达的武汉,却忘了寒流起处的故乡、我年过七旬的老娘!

为什么竟是这样?我不由得为自己感到悲哀。(叶倾城)

二、仁慈宽容

 

加我微信:zhdhtv

217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