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八、五部九卷 失而复得

廿八、五部九卷 失而复得

值得惋惜的是,善导大师的大部分著作在中国传世不到二百年,便随着“会昌法难”、五代十国战乱渐渐佚失了。千余年间,昙鸾、道绰、善导三大师的著作,除《往生礼赞》被唐朝智升法师编纂于《集诸经礼忏仪》之中得以保存之外,其余尽数失传。

由于缺乏昙鸾、道绰、善导一脉教典为依据,致使后世高僧大德自修净土或弘扬净土,只好依据他宗教理来解释净土,因此形成了虽然有人在弘扬净土法门,却没有传承净土宗法脉的特异现象。宋明以来一千多年间,中国有的只是天台宗、华严宗乃至禅密诸宗混合的净土法门,独独没有纯粹净土宗的净土法门,其根本原因就是净土宗赖以开宗立教的根本祖典——善导大师《观经四帖疏》等法宝失而不传。

一百年前,昙鸾大师《往生论注》、善导大师《观经四帖疏》等祖典幸运地从日本回流中国,我们不得不感谢一个人——杨仁山。

杨仁山(1837—1911),安徽池州人,自幼聪慧过人,性格豪爽,研读儒学。1861年,他偶读《大乘起信论》,深深被书中甚深微妙的佛门大智慧折服,之后一心学佛。1866年,他创办金陵刻印处,花费毕生精力刻印经典两千余卷,培养了一大批佛学人才,对近代佛教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

一次,杨仁山在英国伦敦结识了日本学者南条文雄,从南条文雄处得知,中国佚失的很多佛教宝典居然在日本完整地保留着,杨仁山喜不自胜,马上通过南条文雄从日本寻回这些宝典,陆续收集了失传著述三百余部,其中就有善导大师的五部九卷。

这是净土宗发展史上的重大事件,也是整个佛教史上的重大事件,它标志着净土宗将再度复兴,亿万众生将再度生起得救的希望,佛教在末法衰微的大背景下,将再度大放光彩,普照寰宇。

清末民初的净土宗第十三代祖师印光大师,有缘拜读善导大师五部九卷,对大师教法拳拳服膺,深心仰服。印光大师在《文钞》中,在在处处充满了对善导大师的赞叹:

善导和尚,系弥陀化身。有大神通,有大智慧。

其宏阐净土,不尚玄妙,唯在真切平实处,教人修持。

至于所示专杂二修,其利无穷。

又赞大师专修念佛的主张为“金口诚言,千古不易之铁案”,赞叹大师说的话,“所说当作佛说看”要当做佛说的话来听。

印光大师所阐释净土宗的教义,化导众生的风格,皆遥承善导大师的遗风,对近代佛教的发展,特别是对净土宗的中兴,影响巨大,后人公认其为大势至菩萨化身。

转眼间,到了二十一世纪,在安徽宣城市郊区,风景如画的敬亭山脚下,一座庄严宏阔的唐风寺院巍峨而起,这即是弘愿寺——一个专依专弘善导大师净土思想的道场,眼光独到的法师们全面系统地整理了昙鸾、道绰、善导一脉的净土宗著作,凸显此脉的净土宗真义,从善导大师深广浩渺的净土思想中,提炼出净土宗宗旨和特色,并依此编写净土宗教章。

近年来,弘愿寺以传承善导大师法脉、复兴净土宗、弘扬纯正净土法门为使命,印施净土宗丛书、光碟达数十种,遍赠海内外,成为当今教界专弘善导大师念佛思想的标志性道场,无数佛子因学习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而安心称名,快乐回家。

自此,失传断代了近千年的善导大师法脉因之得到续接,善导大师救度的光芒再度遍及十方,善导大师的教法清流以迅猛之势奔赴十方众生的心海。

 

加我微信:zhdhtv

433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