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三、弟子无量 高足三位

廿三、弟子无量 高足三位

净土法门的易行殊胜,善导大师的高德懿行,使得大师一生化缘甚广,每年都有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在大师座下发心剃度出家,大师亦“燃灯续明,每岁不绝”。而史上记载,大师有三位高徒,深得大师真传,才华出众,道高德重,都可堪称佛门龙象。

怀感法师,本是千福寺僧人,秉性刚毅,精进苦行,努力修学佛法,起初看到净土宗经典里说,善恶凡夫只要用短少的时间专念佛名,就可以在临终得生极乐净土,心中觉得讶异,疑情未能全断,因此请教善导大师。大师对他说:“但念佛名,决定得生西方,这是佛金口所说,十方诸佛证明不虚的,如果你不相信,只要以至诚心称念佛名,不久当会有不可思议境界来证验之。”怀感听了大师的话,即进入道场闭关,在关中勇猛精进念佛,然而,二十一日后,并没有看到什么殊胜的瑞相。他自恨业障深重,想要绝食断命,速求往生。善导大师知道后,竭力阻止,劝他更加精进念佛,怀感听师之劝,加倍用功。三年之后,果真感得阿弥陀佛放出金色光明照耀于他,又历历分明地见到阿弥陀佛眉间的白毫相好,并证得念佛三昧。怀感法师临命终时,见到化佛前来迎接,于是面向西方正念往生。怀感法师传世著作有《净土群疑论》七卷,回答有关净土宗的问题,但书未写完便往生了,由其师弟怀恽法师继写。

怀恽法师,俗姓张,河南南阳人,出生于官宦世家,祖上曾作过晋朝的丞相,后来举家迁居长安。母亲生他之前一个月,闻到荤腥的味道就恶心。怀恽出生后,聪慧善良,风骨不凡,言行举止颇异于一般的孩童,他有时候点燃地上的树叶,作为香来供养佛菩萨,有时候则用沙子堆成佛塔的形状,在前合起小手礼拜。慢慢长大成人后,从不去一般公子哥常去的游戏之地,唯喜一人独处。

史载怀恽法师出家前,唐高宗曾梦见他,随后诏他入宫,时时咨问政事,他的建议也常常令高宗心悦诚服地采纳,故而高宗非常器重他,欲授官爵于他,而怀恽志在出家,坚辞不就,高宗只好同意他出家。

怀恽奉敕在皇家寺院西明寺礼善导大师落发出家,出家后奉事善导大师十余年,尽承大师净土之教。

永昌元年,怀恽法师奉诏住持香积寺,在寺中常讲《观经》《阿弥陀经》等,每部经反复讲说数十遍,恳切地劝谕大众警悟无常,行住坐卧一心专念弥陀名号,愿生净土,速证菩提。在法师的调摄下,香积寺人才济济,无不是戒学俱优、德慧两全。

怀恽法师后来想到,娑婆众生根性弊恶,信心浮浅,若不以特别的胜缘诱携,难以发起愿生西方之心,于是在实际寺造净土堂,“穷造化之规模,极人天之巧妙”,尽极严丽,“虹栋凌虚”,“虹梁架迥”,雕梁画栋,一如极乐世界。堂中又有西方三圣像,“相好殊特,颜容湛粹”,使人一走进去,便真切地感受到极乐世界的庄严美好,佛菩萨的大慈大悲,进而发愿来生托质于彼。堂中还有《观经疏曼荼罗》,完全按照善导大师的《观经四帖疏》义理而作,以图画的形式生动地演绎了善导大师的思想精华,流传到日本的《当麻曼荼罗》即是仿此而作。

大足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怀恽法师圆寂于香积寺,世寿六十二。临终之际,正念分明,念佛不息,众人见他忽然抬眼看西方,好像在瞻视胜境,颜容神色怡然喜悦,没有任何痛苦的样子,随之便往生西方了。逝后唐高宗赠号为隆阐大法师。

净业法师,俗姓赵,甘肃天水人,同怀恽法师一样,也是世代官爵。父亲生性静默,博学多才,从儒入佛,净业是其次子。净业孩童时便倾慕佛法,少年时代便仪容奇伟,气量弘大。二十岁时在善导大师座下剃度出家,很快便能登座讲《观经》,辩才无碍,所宣妙义无处不周,凡所阐扬的净土法义,大众无不悦可,叹未曾有。史载“秉其归戒者,日逾千计”,可见其德望之高。

延和元年六月十五日,净业法师圆寂于香积寺,临终前仍为大众开示,讲完后即端坐念佛,正念往生,逝后灵骨也供于崇灵塔内。

 

加我微信:zhdhtv

318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