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草

秋草

美,是说不出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秋叶是美的,秋果是美的,秋水是美的,秋月是美的,然而我更注意到窗前秋草的美。我不得不在心中忏悔,几十年从来不曾正眼看过秋草。当然在它们是没有损失的,我却因此错失了几十年的美景,直到今秋,它们拨开了我的眼。

我看见它们出穗,先是光泽的暗红,变为淡红,再变为乳白,穗叶也从紧密变为蓬松,草籽成熟,随风摇曳。它们没有树叶的喧哗,也不像秋果炫耀,打谷的农民绝不会珍视它们,把它们收进谷仓;有的只是一把野火。它们就这样葡伏在地,静默无闻中续演顽强的生命,绽放无尽的美。

秋叶是美的,却免不了喧哗,每当人车经过,它们便哗哗作响地说: “看,我在这里!”

秋果是美的,却多了矫气,一旦受人注目,它们便扬起脸,扭过头。

成熟的庄稼是美的,却少不了邀功,盘算着如何替主人卖一个好价钱。

这一切,秋草都没有。秋草的美,是单纯的生命的美。万人漠视中,它们漫山遍野地成熟了,乳白色的穗迎风招展,那是它们无穷无尽的子孙。它们不企求人类的眼,也不假借人类的手,它们是天地之子,自顾自昂然地生长于天地之间。无人关注,它们没有半点委屈。矫揉才有委屈。它们是健壮而没有矫揉的生命,本自圆满。

一阵秋风抚过,窗前群草蔓舞。我忽然听到它们如海潮音般的诵经声: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

经中记载:极乐国土,微风吹动七宝行树,演出无量妙法音声。

我窗前的秋草,确然是会诵经的。

 

加我微信:zhdhtv

191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