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金言录》㈡

《念佛金言录》㈡

一遍上人 作

慧净法师 译

他力称名者,不可思议之一行也;

超世本愿者,凡夫出离之直道也。

诸佛深智非所测,三乘浅智岂能窥!

莫留诸教之得道于耳底,唯称本愿之名号于口中。

称名之外不用我心,此云:「无疑无虑,乘彼愿力,定得往生。」

称念南无阿弥陀佛而无我心,此云「临终正念」。

此时蒙佛来迎,往生极乐,谓之「念佛往生」也。

「念佛往生」者,我等众生,无始以来,成就十恶、五逆、四重、谤法、阐提、破戒、破见等无量无数大罪,因此未来轮回无穷生死,六道、四生、二十五有之间,受大苦恼。

然而,法藏菩萨五劫思惟之智慧,证悟名号不思议之法,成为凡夫往生之本愿;十劫以前,此愿成就时,十方众生往生之业,决定于南无阿弥陀佛。

此觉体既显现于阿弥陀佛之名,则有志于厌离秽土、欣求净土之人,不论我机之信不信、净不净、有罪

无罪;唯喜得闻如斯不思议之名号,而称念南无阿弥陀佛,息断命终时,必蒙圣众来迎,当契无生法忍也,此云「念佛往生」也。

「念佛往生」者:念佛即往生也。

南无者,能归之心;阿弥陀佛者,所归之行。心行相应之一念谓之往生。

称念南无阿弥陀佛之后,不论我心之善恶是非,不用后念之心,此谓之信心决定之行者也。

现在称名之外,不可期临终;唯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毕命为期也。

名号之外无机法,名号之外无往生。

一切万法皆是名号体内之德也。

然则,称念南无阿弥陀佛而息断之处得无生忍也,如是领解之一念,云「临终正念」,是则十劫正觉之一念也。

所谓「念佛行者之用心」者,称念南无阿弥陀佛之外无用心也,此外亦无可开示之安心。

诸学匠所立之种种法要者,皆对治初惑假初之要文也;然而念佛之行者,于如斯之事,皆悉舍弃,唯应念佛。

往昔有人问空也上人:「如何念佛?」唯答「舍」而已,此诚金言也。

念佛之行者,舍智慧愚痴,舍善恶境界,舍贵贱高下之道理,舍怖地狱之心,舍愿极乐之心,诸宗之悟亦舍;一切皆舍之念佛,则契弥陀超世之本愿。如是称名念佛者,无佛亦无我,何况此中种种道理,亦皆无也。

善恶境界皆净土也,此外不求不厌。一切万物,山河大地,吹风起浪之声,无不念佛。

毫无拟议,唯任凭本愿而念佛也。

念佛者,不论安心不安心,但任口称,即是正定业,不违他力超世之本愿,于弥陀本愿,既无缺,亦无余。此外尚有何事可用心乎!

唯还愚者之心而念佛也。

生死者,我执之迷情;菩提者,离念之一心。

生死本无故,学亦不契;菩提本无故,行亦不得。

然而,不学者愈迷,不行者更回。

因此,舍身而行,尽心而修。此理者圣道净土皆同也,故《法华经》劝言:「我不爱身命,但惜无上道。」《观经》亦言:「舍身他世,必生彼国。」

然而,圣道门者:自力之行,故舍身命为道,命存之间,以证佛道。

净土门者:他力之行,故归身命于佛,命尽之后,即证佛性。

然如吾等凡夫者,一向称名之外,无出离之道。

《阿弥陀经》言:「念佛之人,蒙六方恒沙诸佛护念,决定往生,必无疑也。」

唯南无阿弥陀佛六字之外,无我之身心。

唯一名号,周遍法界,故名一遍。

春去秋来,难进者出离之要道;

惜花咏月,易起者轮回之妄念。

罪障山高,烦恼云厚,佛光之日,不遮眼前;

生死海深,无常风烈,真如之月,不宿心水。

随其受生,从苦入苦;随其归死,从冥入冥。

六道之衢,无不迷之处;

四生之枢,无不宿之栖。

生死转变,梦耶现耶?

言其有者,云上烟消,虚空无留影之人;

言其无者,恩爱别离,心中有断肠之叹。

芝兰契袂,抱尸悲叹之炎,不解红莲大红莲之罪冰;

鸳鸯衿下,湿眼慈爱之泪,难灭焦热大焦热之业火。

与其徒叹徒悲,人迷我迷;

何不早出三界苦轮之客舍,

速归四色莲台之家乡。

然,苦恼娑婆,非容易可离;

无为境界,非等闲得到。

适遇本愿之强缘,若不急励,更期何生?

他力称名者,不可思议之一行也;

超世本愿者,凡夫出离之直道也。

应忘己信乐,任声称名也。

生死本源之形者,男女和合之一念;

流转三界之相者,爱染妄境之迷情。

男女形破,妄境自灭;生死本无,迷情爰尽。

爱华咏月,造轮回业;起心动念,经地狱炎。

唯一心本源,自然无念,无念作用,缘真法界。

一心变三千,本来不动。

虽然,失自然之道理,抽意乐之恳志;

迷虚无之生死,求幻化之菩提。

如此凡卑之族:

深厌离秽土,欣求净土志;

喜息绝命终,蒙圣众来迎。

称弥陀名号,临终命断时,应契无生法忍也。

五蕴之中,无病众生之病苦;

四大之中,无恼众生之烦恼。

唯背本性一念以来,以五欲为家,三毒为食,受三恶道苦;此自业自得之理也。

然若不自发心者,三世诸佛之慈悲亦不及也。

 

加我微信:zhdhtv

1,964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