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段本愿取意文

二、三段本愿取意文
接下来请看讲义:

而三段取意文皆言“称我名号,下至十声”。
“三段取意文”就是讲义中引用的善导大师将近二十段本愿取意文之中的三段。

第一段:

若我得佛,十方众生,称我名号,愿生我国,下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观经疏·玄义分》)
第二段:

若我成佛,十方众生,愿生我国,称我名字,下至十声,乘我愿力,若不生者,不取正觉。(《观念法门》)
第三段:

若我成佛,十方众生,称我名号,下至十声,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彼佛今现,在世成佛,当知本誓,重愿不虚,众生称念,必得往生。(《往生礼赞》)
第一段取意文说“称我名号,下至十念”,其他两段都说“下至十声”,显示本愿文的“十念”跟“十声”的意义是一样的。“十念”就是“称名十念”,也就是“十声称佛”,“十声称念”就是“称名十念”,也就是“十声称佛”“十声称念佛名”。就显示并不是实相念佛、观像念佛、观想念佛或者无相念佛,而是称名念佛。称名念佛之中,不管是默念还是出声念,都离不开弥陀佛名,但是以出声为主,所以说“下至十声”。

《往生礼赞》“光号摄化”文亦言(《圣教集》859页):“上尽一形,下至十声、一声等,以佛愿力,易得往生。”
“上尽一形,下至一声”就如同之前所讲的“平生之机,上尽一形;临终之机,下至十声,乃至一声、一念”之念佛。

“以佛愿力,易得往生”,这两句法语在显示他力,含义非常清楚,非常重要。

我们是净土法门,以专念、专称弥陀佛名为往生的正因,为弥陀的本愿,所以说“本愿称名”。

坐船靠船喻
龙树菩萨在《易行品》中以“乘船”来比喻“本愿称名”这个法门,意思是说,就好像我们从此岸要到彼岸,如果是坐船的话,会是什么样子呢?就完全不需要自己走路,不需要自己费功夫,完全都是依靠这艘船,这就是所谓的“外力”,也就是“他力”。“船”就比喻这句弥陀名号,所以,弥陀名号也就是本愿船,只要专称弥陀佛名,就等同乘坐在船上,通通都能到达极乐世界。所以,龙树菩萨在《易行品》用一首偈子来形容、比喻:

乘彼八道船,能度难度海,自度亦度彼,我礼自在者。
“乘彼八道船”,八正道是成佛的正因,如果以圣道自力法门来讲,要成佛必须经过八正道的修持过程,但是这句六字洪名就涵盖了八正道的修行与功能,所以说“本愿称名”就是“乘彼八道船”,就能度脱难度的生死大海。要想得度三界六道轮回,非常困难,但只要专称弥陀佛名,就像坐在弥陀的愿船上,必定能够轻松、容易、快速地从娑婆的此岸到涅槃的彼岸,所以说“能度难度海”。这个“能”,显示“他力”,显示“必定”,也显示“轻松、安乐”,因而龙树菩萨说如同“乘船则乐”。所以,如果我们能够乘坐弥陀名号的八道船,龙树菩萨说“能度难度海,自度亦度彼”,不只是度脱自己,将来也能度脱他人,而且是自在无碍,所以说“我礼自在者”。

就世间来讲,要成就事业都不容易了,何况是更加困难的修行。可是,只要我们到极乐世界,就能成佛,就能倒驾慈航自在地广度十方众生。这个“自在”,显示什么?显示不困难、轻松、如意、不执著。《往生论》就用“游戏”来显示菩萨度众生的自在,也就是说,度众生就好像游戏一样,是欢乐自在而且是不困难、不执著的。我们念佛是“以佛愿力故,易得往生”,因为有弥陀的愿力,所以不但能往生,而且容易往生。

有人认为“念佛就能往生,哪有那么容易?”抱这种观念就跟龙树菩萨、善导大师的思想完全违背了。善导大师说:

上尽一形,下至十声、一声等,以佛愿力,易得往生。
之所以“易得往生”,是因为“以佛愿力”,如果不以佛愿力,那就难得往生。所以,如果觉得念佛往生不容易,或觉得“只是念佛,往生不可靠”,或是觉得“念佛虽然可以往生,但必须念到某种水平,达到某种境界、功夫才能往生”,这种言论,就是不了解善导大师这个净土法脉的教理思想,也不了解阿弥陀佛是怎样的一尊佛,不了解阿弥陀佛的慈心悲愿,不了解阿弥陀佛救度众生的动机,对于阿弥陀佛救度众生的因因果果都不了解,可以说等于抹煞了阿弥陀佛救度众生的悲愿,虽然念佛,可是不知佛心,不体佛意。

龙树菩萨用乘船来比喻念佛,就显示完全他力、纯粹他力。往生完全是靠阿弥陀佛,不是靠我们,我们只不过是安分守己地坐在船上。所谓安分守己,就是我们“愿生弥陀净土,专称弥陀佛名”永不改变,就这样而已。至于要加油,要驾驶,都不是我们的事,这艘船也不是我们花钱买来的,也不用花钱买船票,不用排队过关卡、受检验,都不必。只要我们真的愿生弥陀净土,而依各人的根机来专称弥陀佛名,当下就已经坐在弥陀的船上了。所以,从此岸到彼岸,从娑婆到极乐,丝毫都不是靠我们的力量,这就是纯粹他力、完全他力。

 

加我微信:zhdhtv

248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