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念佛大意

十三、念佛大意

(《大正藏八十三册》一九一)

末代恶世之众生,欲遂往生之志者,不可修其他之法,唯应依据善导和尚之释,入一向专修之念佛门。然而一向信受而入其门者,极为难有,何以故?或心染其他法门,或不以念佛功德为重。细细思之,如实往生净土之愿,专一深心之人难得欤?应先知此理。

即使欲学一切天台、法相之经论圣教,非专一其志不可。

然而修学佛道者,宜观时鉴机。佛灭后第五之五百年,欲莹智慧、断烦恼者难,澄心水得禅定者亦难故,修行之人,多入念佛门,亦即道绰禅师、善导和尚等 净土宗之祖师,即是此时之人也。何况此顷第五之五百年,斗诤坚固之时也,其他行法更难成就。加之,于念佛法门,末法之末尚且有利益,何况今时是末法万年之 初也,一念弥陀岂可不遂往生乎!设虽我等非其器,岂似末法末之众生乎!

又,纵使释尊在世之时,即身成佛者,龙女之外,难见其人。

又,设非即身成佛,适合修此圣道门之菩萨、声闻,此外之权者、圣人,此内之比丘、比丘尼等,至今经论之学者、《法华经》之修持者等,此皆上根上智之人也。

然我等之时机者,设虽学圣道,于彼等之人,更难企及。

如是末代之众生,阿弥陀佛预先知之,故五劫之间思惟,而发四十八愿,其中第十八愿誓言:“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 正觉。”已成正觉,于今十劫也。此是释尊所说之经,即《无量寿经》等之三部经也。是故,今日我等之众生者,应专行念佛,以期往生者也。

设虽恶业之众生等,若只弥陀之誓,以为尚不足信;然而释尊一一所说之三部经,岂无一语之真乎?又,何况十方诸佛之证诚,亦唯此经可见,其他法门,未见如是之证诚。

然则,时已过,身亦不堪;与其修禅定智慧,何不称念利益现在,且又诸佛证诚之弥陀名号乎!

又,修行人之中,有人以为极乐浅、弥陀劣,其所期者,在密严华藏之世界;此甚不契也。彼土者,断无明之菩萨,此外无人得入。

又,入一向专修之念佛门,因日别三万遍,或五万遍、六万遍,乃至十万遍等,专行念佛故,年来所积受持读诵功德之诸经,不再读诵,恐有罪过,有抱此疑 之辈;然而此何罪之有乎?末代之众生,与其修持难成之行,何如先乘弥陀愿力,以遂念佛往生,于净土见阿弥陀佛、观音、势至,既学诸法,亦证菩提。

又,末代之众生,专念佛之事,其释众多,其中《观经疏》之第三《定善义》,善导和尚释言:

自余众行,虽名是善,若比念佛,全非比较也。

是故诸经中,处处广赞念佛功能。

如《无量寿经》四十八愿中,唯明专念弥陀名号得生。

又如《弥陀经》中,一日七日,专念弥陀名号得生;

又十方诸佛证诚不虚也。

又此《经》定散文中,唯标专念名号得生。

此例非一也。广显念佛三昧竟。

又,善导和尚《往生礼赞》之中,“专修杂修之文”亦言:

杂修而得往生者,百时稀得一二,千时稀得五三;

专修者,十即十生,百即百生。

此等者,任何事,既入此门,则一向专心,皆无他心之故也。

譬如高山之人尚不能来往之山岩,力弱之人欲执石角木根而攀登者,犹如修杂行而欲往生也。若执彼山岭所垂纲绳而登者,犹如深信弥陀愿力,一向念佛而往生也。

又,一向专修者,三心自然具足也。

言“三心”者:一者“至诚心”,二者“深心”,三者“回向发愿心”也。

“至诚心”者:不礼余佛,唯礼弥陀;不修余行,唯念弥陀,专而复专也。

“深心”者:深信弥陀之本愿也。我身无始以来是罪恶生死凡夫,无有出离生死之道;一心乘托弥陀不可思议之本愿,一向称念弥陀不可思议之名号,念念灭八十亿劫生死之罪,最后临终时,必蒙弥陀来迎也。

“回向发愿心”者:自他之行,悉皆真实心中回向发愿也。

具此三心,必得生也;若少一心,即不得生。

以此而言,交杂其他之行,虽非是罪;然探其心底,犹以为念佛往生不定,聊有疑心,故加入他法。

又,此三心中之“至诚心”者,有人作种种领解,尤其坚固认为应自己尽诚;此违背弥陀本愿之本意,有欠信心也。如何至诚之辈,亦是造罪之凡夫身,欲凭己力成就往生者,不可能也。唯凭弥陀本愿之不思议方得往生;弥陀不思议之本愿,本为既无深诚、亦非善人而发。

知此道理,真实入专修念佛之一行者,此世难得之人也。

故昙鸾大师虽智慧高远,亦舍四论讲说,而专修往生之业,一向专念弥陀,相续无间,现已往生。

道绰禅师亦抛讲说而修念佛,善导和尚亦嫌杂修而勤专修。又,依道绰禅师之劝,并州三县之人,七岁以上,一向修念佛。

然则我朝之末法众生,何敢好杂修乎?唯应速学弥陀本愿、释尊之说、道绰、善导之释。与其杂修,往生不定;何如专修,往生决定乎!

彼道绰、善导等,虽念佛门中之大德,亦无及其左右。

于法相宗之慈恩大师之《西方要诀》释云:

末法万年,余经悉灭;弥陀一教,利物偏增。

又云:

三空九断之文,十地五修之教;生期分促,死路非遥。

不如息多闻之广业,专念佛之单修。

加之,又《大圣竹林寺记》言:“五台山竹林寺之大讲堂中,普贤菩萨、文殊菩萨,东西相对而坐,为诸众生演说妙法。”时法照禅师跪问文殊菩萨:“末法 恶世之凡夫,应修何法,可永离三界,往生净土乎?”文殊菩萨答言:“欲生净土者,无过称念弥陀名号;顿证菩提之道,唯在称念之一门。是故释尊一代之圣教, 所赞多在弥陀,何况未来恶世之凡夫乎!”

如是要文,及诸智者之教语,虽闻而犹无信心,生于难得之人界,而不入易往之净土者,后悔何如!

然而,当今专修念佛之行者,曾闻常遭谤难、嘲笑之辈者多,此又昔之权者所预知之事也。善导和尚之《法事赞》言:

世尊说法时将了 殷勤付嘱弥陀名

五浊增时多疑谤 道俗相嫌不用闻

见有修行起嗔毒 方便破坏竞生怨

如此生盲阐提辈 毁灭顿教永沉沦

超过大地微尘劫 未可得离三途身

大众同心皆忏悔 所有破法罪因缘

又《平等觉经》言: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如是净土法门,悲喜交集,身毛为竖者,当知此人,过去已作佛道而来也。若复有人,虽闻此法,都无信乐者,当知此人,始从三恶道中来也。

又,十善不能坚持,而望忉利、兜率者,极难相应也。然而极乐世界者,五逆之人亦依念佛而往生,何况十恶更无所障碍。

又,虽期弥勒之出世,然五十六亿七千万岁,极难等待也。

他方一切之净土,无有如是之本愿,唯有极乐净土,是弥陀别愿之所成;弥陀愿力甚深,何必他求乎!

又,此生已结佛法之缘,而有心悬三生、四生得脱之辈,此愿极为不定也。与大通如来结缘之人,虽信乐惭愧之衣中,怀一乘无价之玉,非隔生即忘,而三千尘点劫之间,轮回六趣乎!

设虽三生、四生,必定得脱,然而于此伫候之间,受轮回之苦,最为难耐。

我等并非此次始生人界,已经生生世世值遇若干如来教化、菩萨弘经;唯因不信,而漏于教化。三世诸佛,十方菩萨,思之,皆是往昔之朋友也。释尊亦于五 百尘点劫之古,弥陀亦于十劫成道之前,忝蒙互为父母兄弟。佛者受前佛之教,信善知识之劝,早已发心修行,久已成佛。我等信心浅故,今尚留于生死。回忆过去 轮回,未来亦当如是。虽发二乘之心,然而菩萨心难发。因此如来垂示殊胜方便,教导他力往生之法。浊世众生,虽励自力,经百千劫,难行苦行,其所勤励,尚不 及他力往生之法。

又,彼圣道门者,须能清净,成为其器所修之行也;若懈怠不信,既不能修行,甚而有获罪者。

若念佛门者,行住坐卧,醒时睡时,称念不难,甚为方便,且无罪咎;不嫌其器,皆成往生之因。故言:

彼佛因中立弘誓,闻名念我总迎来,

不简贫穷将富贵,不简下智与高才,

不简多闻持净戒,不简破戒罪根深,

但使回心多念佛,能令瓦砾变成金。

又,微妙殊胜之经论圣教,至最后临终时,虽是智者,不能暗诵其文。若念佛者,虽至命尽,称念不难。

又,若论诸佛之誓愿者,药师如来之十二誓愿,无有“不取正觉”之愿;千手之愿,虽有“不取正觉”之誓,然而尚未成正觉;唯弥陀所发“不取正觉”之誓 愿,已成正觉,于今十劫。信弥陀誓愿之人,非其他法门之信仰可及。故必须一向专修念佛,无有他心,日夜朝暮,行住坐卧,称念不怠也。

专修念佛之辈,今世已得往生者,所闻其数甚多。

若杂修之人而得往生者,极难得闻。

 

加我微信:zhdhtv

325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