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切恐惧,为作大安|玉桐居士

玉桐居士

玉桐居士从1994年开始学佛,一直修行圣道门。

1996年,她不幸患了卵巢癌,在一位居士的劝说下,她没有去医院手术,而是走上了修诸功德的道路。她决心通过拜忏、做功德来战胜病魔。她打坐念佛、吃素、持八关斋戒、过午不食、放生。结果,她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加重了,肿瘤已经转移到肠内,不得不去医院做化疗。

在此生死关头,玉桐居士才认识到:她无论做多少功德,也根本没有把握了脱生死;她也不能做到一心不乱地念佛,不能把握自己临终是否能够正念现前。这使得她十分困惑、苦恼。

怎么办?到底有没有一条现生就能决定有把握了脱生死的道路?

1998年夏天,一个偶然的机缘,玉桐居士听到了心莲居士讲述阿弥陀佛四十八愿的录音,她如获至宝,深深感受到了阿弥陀佛无条件救度的慈悲本怀。

玉桐居士如饥似渴地反复听闻,真正领受了南无阿弥陀佛名号的真实功德,把自己的全部身命投归到阿弥陀佛的怀抱中,满怀感激、发自内心地声声称念“南无阿弥陀佛”。

一天,在念佛中,她惊喜万分地说:“啊!我听到了!原来是阿弥陀佛在呼唤我啊!”当天晚上,在睡梦中,她不停地念佛,还从心中唱出了一支深情的歌:“南无,南无,我是幸福的小南无!我找到了我慈祥的父亲,他真的最最疼爱我!”就这样在梦中一直唱了一夜。

从那以后,玉桐居士安住在弥陀的怀抱中,对自己的往生深信不疑,感激地念佛不止。念不出声音了,她就只动口、不出声地念,或是默默地在心里念。

她说:“我现在感觉自己就是躺在慈父阿弥陀佛的怀抱中,睡在大莲花中。我念佛就像在和阿弥陀佛交流,就像妈妈呼唤一声、孩子答应一声一样的感觉。”

她还发愿:虽然信愿念佛的人无需临终瑞相,但我临终一定要现瑞相。我要以身弘法,让大家都能知道阿弥陀佛的无条件救度是真实的,念佛必定往生!

玉桐居士于1999年2月17日晚上10点往生,是预知时至、念着佛号、身无痛苦、安详地走的。

从除夕晚上起,玉桐居士就一直问她先生:“过年了吗?”

她先生说:“今天就是过年,是年三十。”

年夜饭她还吃了3个饺子。

初一,她还一直问她先生:“过年了吗?”

她先生说:“今天是年初一。”

初二早上,玉桐居士又问。

她先生回答:“已经过了年了。”

中午,玉桐居士对她先生说她要走,让她姐姐和妹妹都来。

因为她的情况如常,眼睛也很有神,她先生没料到她要往生,误以为她要下地走路,还劝她等以后体力恢复一点儿再走。

玉桐居士还向她先生要磬,她先生说:“家里没有,等过了年再去请。”

下午,她的姐妹都来了。玉桐居士就让她们念佛。开始时,玉桐居士随她们一起念,后来就只动嘴唇地默念。

晚上8点多,姐妹们要走,因为她们一点儿也没意识到玉桐居士要往生。玉桐居士说什么也不让她们走,仍让她们念佛。但是,这时候,她的舌根已经发硬,讲话有点困难,只能连比画带说。

9点多钟,她让儿子抱她坐起来继续念佛,过了一会儿,因她坐起来后有些喘气,她先生就让儿子扶她躺下。玉桐居士就侧身躺着,面向西方,用手做着美丽的手势——这是她表示念佛的手势,有点儿像舞蹈(几天前,居士们与玉桐居士一起念佛,她到最后念不出声来时,就一直笑着用手向着阿弥陀佛画像做着这个手势,整整做了一个晚上)。她做了几十下,就不动了。过了一会儿,她先生用薄纸在她口鼻处试试,没有动静,才知玉桐居士已经往生了!

她的表情非常平静、安详、美好,好像在静静地沉睡。玉桐居士往生时,不但身体没有病苦,心也是非常安宁,没有一点牵挂、烦恼,只是一心念佛。

因为她往生得如此安详,家人在她往生后没有一个人流泪,而是一直在她床边念佛到天亮!南无阿弥陀佛!

玉桐居士刚往生时,嘴唇还有些发白,但是到天亮时,她的嘴唇已经变红了,连脸上都出现了一些红晕,真是不可思议!36个小时后,家人给她穿衣服,玉桐居士的身体都还是柔软的!

慈悲的阿弥陀佛!您让玉桐居士这样一个癌症末期病人,在生命最后的一段日子里,没有了病苦,平静安详地在您的怀抱中,回到我们所有众生真正的家!(会荣居士记述)

 

加我微信:zhdhtv

193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