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赖恶人 破他胜德

无赖恶人 破他胜德
这八个字出自昙鸾大师的《往生论注》开篇之处。
大师开篇引用龙树菩萨《易行品》中对佛法一代时教之“难易 二道”的分判,判净土门为易行,圣道门为难行,当说到难行道之 难的时候,大师列举了五种难,其中第三种即是“无赖恶人,破他 胜德”难。大师万分感慨地写道:“如斯等事,触目皆是”,极言“五 浊之世,于无佛时”这种破人胜德的无赖之普遍,普遍到走在大街 上随便就能找到一堆的地步。
按说这种障难,不管怎么说,都属于纯粹来自外界的干扰,对 于圣道修行人来说,也未尝不提供了借境练心的尚好条件,可大 师却将其列为和“外道相善,乱菩萨法”之坏乱人佛法正见,与 “唯是自力,无他力持”之自力修行根本困难三者相并称,由此可 见得这样的“无赖恶人”能够“破他胜德”到什么程度。
所谓“无赖恶人”,可不只是像寒山和拾得对话里面的“谤我、 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之人,这部分人倒还 属于正常人,或是个不善之类,最多只是恶人,可远远称不上“无 赖恶人”。
无赖恶人因为“无赖”,所以不信因果,不讲仁义道德,甚至连
正常人的良知都没有;因为“无赖”,所以做事没有任何底线,甚至 失去理智,丧心病狂,为了一己之利益,坑蒙拐骗,打烧抢砸,甚 至于草菅人命之事也是干得出的。他们的想法,完全无法用正常人 思维去理解,对这种人,也没办法讲任何道理,像农夫与蛇,农夫 救了冻僵的蛇,蛇醒来却咬死了农夫,这有任何道理可讲吗?
天台智者大师的师父慧思大师,一生有三次被人食物中下毒, 好几次大师都眼睁睁看着跟随自己的法师被毒死,所幸大师屡屡 被人救还。试想大师如果34岁第一次中毒就身亡,天台宗的历史 岂不要改写了?虽是一代宗师之根性,可是如果修行者连身命都 没了,还谈得上其他吗?祖师之胜德都有可能被这样的无赖残忍 之举破坏,何况其它人?后人完全有理由相信,历史上一定确有大 德真被无赖恶人种种手段致于死地。
净土法门殊胜处即在于可以绕过大师列举之五种障难,或虽 受难但并不成为障,因为往生净土完全仰仗佛力,即使真的被人 下毒致死,也能当下往生西方。
但是不是净土行人就可以不用避恶就贤,甚至于要“学佛大 悲心”,专去度化这一班“无赖恶人”呢?
鄙见,是不可以的。
修行人都在因地之中,没有佛那样圆满的悲心智慧,神通道 力。昔者魔王向佛放八万四千毒箭,然而每支箭射出瞬间都变成 妙好之花瓣,倘换作我们,箭箭都可要了我们的小命。所以,我们 不具备承受无赖恶人之恶行之心力与能力。
我们也不具备接纳对方无底线之恶心恶行之心量,当对方的 无赖之恶,超出了凡夫极其有限的爱心与慈悲的限度的时候,所 有的忍耐就要变成瞋恨、怨恼。
就算是我们可以原谅,可以包容,我们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与精力去应付这些无意义的事,我们的宝贵光阴可以用在自己念 佛、劝人念佛上。恶人们“无赖”,但却很“有闲”,他们有的是时间 来干扰破坏我们宝贵的修行生活。与一无赖恶人结缘,真就像一 脚踩到了牛屎,脏了鞋子裤子不说,甩还甩不掉,擦也擦不净,还 弄得一身上下都是。
我们所谓的帮助、度化之行为,往往为其施展恶心恶行创造 了条件,我们的好心非但没有帮助到对方,反而加重其罪业,这 样算下来,对自、对他、对大众,都没有一点好处。米开朗基罗说: “对好人行善,会使他变得更好;对恶人行善,他会变得更恶”,这 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佛教里护法神往往以狰狞凶恶之面目出现, 手执铁杵、宝剑,脚踩小妖小鬼,为什么要这样?是护法神不慈悲 吗?不是的,这正是他们的慈悲用心,对于知见颠倒迷乱以致极端 的无赖恶众,倘不用震慑折服的办法,绝不能使之醒悟,进而令其 改过。
世俗之人也懂得“亲贤人,远小人”的道理,对待恶人,则 “避之唯恐不及”。因为一旦与之沾上瓜葛,会给人正常的生活带 来极大的困扰,甚至弄得家庭不宁,身心不安。
以佛法真谛而论,固然没有绝对的恶人,然而就世俗谛来说,
人却有生来禀性清浊之分,此是先天因果所定,多数不是一生之 间就可以有大的转机的。现代有所谓的“犯罪基因学”,科学家发 现有些罪犯带有一些特别的基因,决定了其天生的暴力犯罪倾向, 可见得化导恶人有时绝不是那么容易。
因此,“过凡夫的日子,念弥陀的名号”,知道自己是凡夫,自 然就知道该如何面对“无赖恶人”。如果我们真的想救这样的无赖 恶人,碰到了,就应该默摈之——“默”而不与之产生交集,“摈” 则令其自然远离,然后为他念佛回向,不要与之产生任何交集,把 他们交给阿弥陀佛,因为只有佛才有“众生骂我、打我、杀我,皆成度化之因缘”之超人誓愿。

 

加我微信:zhdhtv

213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