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安心念佛人 |夜宿沈阳城

夜宿沈阳城

听说慧净上人来沈阳,终于有机会见到上人了,于是连夜赶往沈阳城。

火车上,发现自己没有带身份证,大家说肯定不让住宿的。一问身旁的人,都没有在沈阳下车的。这时来了个年轻女孩,打扮很时尚,这个女孩倒很老练地说:“自己住最安全,这年头出门哪有可靠人啊?”紧跟着来了个年轻男孩,女孩对我说:“他在沈阳下车。”男孩倒很热心,说到时借他的身份证,开完房间他就走。于是这个男孩就跟我聊开了,怎么样在部队打架,老爸绝对支持;老爸在家怎样偷鸡摸狗,一派狂赌;怎样博得小女孩欢心。看那光着膀子的模样,一看就知不是省油的灯。男孩走后,过道一侧的大哥马上告诉我,千万别让他跟你一起走,刚才聊天,一听就是有点黑道的。我就笑了,“知道了。”害怕了吗?没有。

火车停站了,夜里十二点十五分左右,在大家的“南无阿弥陀佛”声中,我就下了车。已经走到出口处了,那个男孩追了上来,那就只好一起走了。站台外,很多旅店揽客的打着招牌,男孩就问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指着我说:“没有身份证可以住宿吗?”男人看我一眼说:“可以,跟我走吧。”我就对男孩说:“那你就不用去了,谢谢你啊。”男孩答应之后就走了。看来人家根本没有坏心,就是想帮我啊。

于是坐上男人的摩托车,我问:“多远啊,还要坐摩托?”他说:“五分钟就到了,你就放心吧,没事的。”坐在车上,我说:“还挺好呢,深更半夜,坐着摩托逛逛沈阳城。”那个男人听我这么说,也笑了。害怕吗?一点没有。

大约七八分钟之后,摩托车拐进一个无灯的小胡同,拐来拐去,在一幢很旧的楼房前停下。我问:“这是哪啊,咋也没有牌子呢,怪吓人的,几楼啊?”男人说:“都是住宅旅店,哪有牌子啊。”没办法只得跟他走进漆黑的楼房里。还好是一楼。

“当当当”,门开了。抬眼只看到一满脸络腮胡子、光着膀子的一米七八左右的彪形大汉。看看里面,很暗,没看见其他人影。走进去我说:“妈呀,这啥地方啊!多亏我胆大,要不还不吓坏了啊。咋一个人没有呢?”彪形大汉说:“怕啥呀,人都睡觉了。”我走进幽暗的过道里,的确有很多小房间,看见一年轻男人探了一下头。之后大汉让我交了钱,上过卫生间,洗洗脸,进了一个很小的小屋子。害怕吗?一点没有。

刚躺下,当当敲门,告诉我关灯睡觉。真是的,都几点了,我还不睡觉。本想给莲友发短信告诉她我住在哪里,可这也不知道是哪儿啊。

早上,看不见外面,但五点多,应该亮天了。赶紧起来,洗把脸要走。走到门口那道门,咋也打不开了。怎么弄就是不开,我喊上了:“人呢?给我开门啊,有没有人啊?”费了半天劲,也没有弄开,只好放弃。回头看看窗户,都堵着呢,与外面根本联系不上。反正也不着急,等着吧。几分钟以后,彪形大汉领着另一大汉进屋了。我调侃说:“门咋锁上了,我还以为不让我出来了呢,怪吓人的。”他说:“你来。”我问:“啥事呀?”于是竟然傻呵呵地跟着他往屋里走。他说:“你来看看,我家长住房客走了,以为屋里没有人呢,把门反锁了,我打电话,现出去拿的钥匙,才开的。”

他告诉我往右拐有早餐;看我哪儿也不知道,还要用车带我去。我说不用了,没啥事,慢慢走走,明白人家就是为了挣点住宿费。

念佛人,咋就这么安心呢!一丁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生起。心中有阿弥陀佛在,哪里都是光明。

 

加我微信:zhdhtv

191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