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超荐

(二)超荐

诚如前面所介绍的,中阴身敏锐的觉察力使他特别容易接受眷属的帮助,因为没有肉身的束缚,他的心会变得很容易被引导。只要把善念导向他,就有很大的利益。

帮助亡者最有利的时间,是在受生中阴的49天内,尤其是前21天。在前三个星期内,亡者和生前的关联比较强,比较能接受家人的帮助。

最有效的超度方法是称诵南无阿弥陀佛。我们用真爱和诚意为亲人祈祷。如同火会燃烧、水能止渴,阿弥陀佛一有人启请,就会立刻出现。

当南无阿弥陀佛的声音响起时,从阿弥陀佛身上所发出的巨大的光,将洒遍亡者的身心,使他得到彻底净化,把他从混乱和痛苦中解脱出来,施给他深度、持久的安详,并迎接他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每当想到过世的亲人,每当他的名字被提到时,我们就把爱心送给他,称念南无阿弥陀佛。称念多少,随个人所愿。

亡者的神识能够清楚地感知我们的思想、念头,可以毫无障碍地了解我们向他开示的教义,甚至不同的语言也不能构成隔阂。因此,开示的人应专心一意,而不只是照本宣科,这一点非常重要。同时,亡者是活在实际的经验里,比起我们,更有能力了解真理。

对亡者的帮助,并不限于死后49天。帮助过世的人,任何时候都不嫌晚。我们要帮助的人即使已经过世100年,为他念佛超荐仍然是有益的。

我母亲受旧式儒学教育,又崇尚唯物主义,一生否定“死后世界”,当然谈不上任何宗教信仰。

我学佛后,知道人死不灭,有三世因果、六道轮回,有阿弥陀佛极乐世界,便很想劝母亲也能信佛念佛,永脱轮回之苦。但母亲每次见我要说,便立即摆手道:“子不语怪力乱神!”

母亲年近85岁,早已偏瘫,又身患多种疾病,可谓生死大事迫在眉睫,而她一生所学知见又是如此坚固,我只好在心里默求:“母亲临终时,我一定要在她身边,趁她神识离体,看得见自己躺在下面时,再给她讲佛法,她就相信了。”

1996年9月,我本来准备出国度假,已在北京机场检好票,出关时,却因护照上的一点儿问题必须回户口所在地贵阳签证。就这样因缘巧合,回到母亲身边,满了我所许下的心愿。

返回贵阳的第二天黄昏,母亲突发心脏病,不停地喘息、痉挛,整个人紫胀变形,嘴唇突出,痛苦到仿佛眼珠都要鼓出来。抢救的医生和我们姐弟几个围绕在她身旁,眼睁睁看着她痛苦不堪地挣扎到第二天上午。

我跪在母亲身旁,一直用手摸着她的脉搏,在母亲脉搏试不到的时候,我仿佛听到她说:“咦,我在哪儿?”

我赶紧对她说:“妈!您是否看见您自己已躺在床上了?您现在应该承认:人死是不灭的。”

我告诉她:“您目前的这个阶段叫中阴身,这是得救的最后机会了。在面临生死大关时,即使再怎么舍不下亲人也要舍,茫茫生死海中,只剩下自己在轮回道上孤独无助,没有出头之日。西方极乐世界是阿弥陀佛愿力所建,阿弥陀佛发下四十八大愿,接引众生到他那儿去成佛,永免轮回之苦,那里才是众生真正的家。到了极乐世界,会得到阿弥陀佛的最高智慧,您每分每秒都能看得见我们,还能把我们一个个救到身边,永远不分离。我们这里几十年,在西方极乐世界不过一瞬间,您就放心跟阿弥陀佛去吧!”

我请来莲友高举佛像称念佛号。念着念着,躺在床上早已停止呼吸的母亲仿佛慢慢听懂了我的话,那临终挣扎变形、痛苦不堪的面容变得十分安详,就像在宁静的梦境中熟睡一般。

我的住处有一本《中阴身救度法》,我准备回去拿,便交待家人不要动母亲的身体,免得八小时内神识还在,母亲会痛。可等我匆匆赶回时,家人已按照民间习俗为母亲穿好衣服,移动身体,未到八小时即送到殡仪馆,放入冷冻棺中,等待海外的亲友前来吊唁。

虽经这一番折腾,躺在棺中的母亲面容仍很安详,只是眉尖微皱,不像先时那么舒展平坦了。

五天后开棺火化,母亲遗体柔软如婴儿。

由于我对阿弥陀佛救度众生的真相不了解,几年来一直不敢判断母亲是否已经往生,只是认定她至少已升天了。后来在一篇文中看到,当中阴身离体的那一瞬间,早已等待在旁的佛是“唰”地一下放光直射中阴身,可见佛度众生是如何地急切!

幸闻善导大师的净土教义之后,这才了解到,原来我们的往生是阿弥陀佛十劫以前早已证得的果,是不论我们信疑都已成就的事实。每个众生,缘熟就得度。

我母亲一生并未信佛念佛,只是中阴身时才听到一次开示,便显现如此瑞相,往生净土。

想到就在我撰写这篇文章的此刻,母亲正和阿弥陀佛在一起;而不久的将来,我自己往生时,即能再与母亲团聚,永不分离,一起广度众生,我的心里有一种扎扎实实的安慰。

南无阿弥陀佛!(贵阳王通玖记述 2000年12月)

印光大师言:

帮助一个人念佛,

即是帮助一个人成佛,

其功德何可思议!

 

加我微信:zhdhtv

354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