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阴身

(一)中阴身

临终者断气大约八小时后,身体完全冷却,神识逸出体外,如释重负,但所见光明渐渐消失,神志也变得昏沉迷糊。在三日半之中,忽可出现一刹那的清醒,不知自己已经死去,呼唤家人的名字,寻求家人的帮助。或可寻见家人,如在梦中;对家人说话,却见他们视若无睹,想尽办法还是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内心甚感悲哀、愤怒、挫败,“犹如鱼在热砂中受苦”。

当发现自己没有身影、在镜子里没有反射、在地上留不下足迹时,他才终于了解自己已经过世。

承认已经去世所带来的惊吓,足以令他昏厥过去。

三日半后,神识依我执和习气生成酷似前生的身形。因为处于死亡到转生之间,所以称为中阴身。

中阴身与生前形貌相同,身体完好(即使生前有残缺),身高如孩童,以气味为食,四大细微,非肉眼所能见。

由意识所化的中阴身能知他人心中所想,有前知回忆及明白事理的特能,从前各生的经历在此时能随意活现于目前;中阴身耳根灵敏,虽游荡于远地,一闻召唤,必立即前来;中阴身有不可思议的通灵,能见到肉眼所见不到的事物,还能遥见其所应去处,随意往来于宇宙空间,无影无碍,欲往何处,随念即至;中阴身具通力,墙壁、高山均能通过。

中阴身有两种心理倾向:

一、飘忽不定,孤寂凄苦。

二、“依于淫欲倒心”。

中阴身不属于任何一道,当因缘成熟时,就会以各种方式转生。

中阴身形成之时,习气的种子苏醒过来,顿觉清明,感觉“如同天和地又分开了”,此后进入七七四十九天的中阴幻境。

中阴身会重演生前的一切经验,重新经历很久以前的生活细节,再度造访所曾游历的地方,甚至包括“仅仅吐过一口痰的地方”。

中阴身每过七天要被迫再次经历死亡时的痛苦经验。一切都在快速进行,前世的恶业以非常集中而混乱的方式出现。

在中阴境界里,中阴身因不能宽恕自己,而在心中呈现审判的景象:善心化成白色的守护神,重述前世的善行,为自己辩护;恶心化成黑色的司恶神,数记前世的恶行,提出控诉;业的镜子为审判的最终结果提供证据。

在第一个七天,有两种平行的光明化现,一种是色彩明亮的佛光,另一种是色彩暗淡的轮回之光,认证前者则入佛土,认证后者则入轮回。通常,中阴身惧怕灿烂的智慧之光,而由习气邀集来的轮回之光却使他感到温暖。

当业力的狂风吹起时,眼前会突然出现各种可怕的亮光、幻影、声音,又见生前所杀害的众生前来索命(这些都是生前业力的显现)。中阴身在恐怖的黑暗中逃避,却被贪、嗔、痴化现的一白、一红、一黑三个深渊挡住去路。中阴身又饥又渴,苦不堪言,被恐惧所征服,到处寻找避难所。

事已至此,中阴身完全成为无主游魂,投生欲望不可抑制,但四面袭来的乌云、密雾、雷电、骤雨、猛火、恶兽、魔鬼使他到处逃窜,他孤苦无依,肝胆俱裂。

同时,越来越强烈的六道之光前来勾摄。中阴身被自身业力牵引,应生何道,即随彼道之光而去,毫无选择余地,于天、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各处分别见宫殿、集市、战场、石窟、荒野、铁城等景象。

极善之人生天界,极恶之人堕地狱,没有等待因缘的必要,所以不入中阴境界。

信心深厚的念佛人,临终之时阿弥陀佛慈悲加佑,心中欢喜踊跃,顷刻间往生净土,也没有中阴身的过程。

赖朝河于1956年出生于台湾南投县信义乡,1977年,在马祖服兵役时担任弹药士,整日与炮弹为伍。一天,在清点炮弹时,一颗硫磺弹爆炸,他的整个脸部及正面身体被灼伤,倒在地上打滚。连上兄弟急忙为他冲水,送往医院急救。

赖朝河疼痛难忍,旋即昏迷,不久神识出窍,浮在身体上方,看到医护人员为他冲洗伤口,看到自己的身体被包得像木乃伊。此时,既没有疼痛,也没有喜乐哀伤,一切似乎平常,那个木乃伊仿佛跟自己毫无关系。而每个来看他的弟兄他都清楚地知道。他来去自如,没有空间的隔阂;能透视桌面、墙壁,隔壁手术室的医师正在为病人做手术,他看得一清二楚,楼上楼下无有一物不在他的视线之内;而营区的长官及弟兄只要谈论与他有关的事情,他就马上到场,听到他们所谈的内容;每天有弟兄轮流照料他,他都看在眼里。

外岛的医院设备简陋,曾有医官建议送他回台湾治疗,但别的医官持反对意见,认为以他的状况撑不到台湾——每次医官讨论救治方案,他都在场,也很清楚讨论的结果。

一星期之后,院方将他送回台北三军总医院治疗。

台北与马祖虽然相隔遥远,但马祖营区的官兵只要一聊到他的名字,他的神识就马上到场,似乎没有距离。有一次,营区弟兄正在包粽子,有位同胞提起:“这些粽子包好,要送几个给赖朝河吃。”他马上到场,听到并看到。

这期间,医院有陌生医生来会诊,讨论他的伤势,他都亲自参与,只是无法表达意见。以致他苏醒后能熟悉地叫出所有参与治疗的医生的名字。

曾经有两三次,他处于虚空当中,眼前的世界空无一物,没有肉体的包袱。那种特殊的感觉有说不出的舒服、自在,让他永生难忘。

又有一次,他突然闻到一阵清香,连续三天,这阵清香一直弥漫在他四周。

二十几天后,神识不知不觉回入躯体,知觉开始恢复,他感觉全身疼痛。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整形手术,赖朝河才恢复到现在的样子。

出事的时候,军方封锁消息,但母子连心,赖朝河的母亲似乎知道儿子出了事,心如刀绞,一直要求大儿子赖明喜去打听弟弟的消息,又去求见赖朝河的一位早年出家的伯父。伯父告知:“回家念佛自然就会逢凶化吉。”回家后她便虔诚念佛,祈求阿弥陀佛救救她的儿子。

赖朝河因不愿让家人操心,一直不敢回家,也没和家里通信;大哥联络他的过程也困难重重,等联络上时,部队已迁回台湾,而他也已经出院,重返部队。兄弟相见,恍如隔世。

赖朝河日后才知道,当时连续三天所闻到的香味,是母亲念佛时所供的檀香。(《慧净法师演讲集》)

 

加我微信:zhdhtv

388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