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临终关怀

(二)临终关怀

生命留给临终者的,是深度的恐惧:恐惧离开所爱的人,恐惧尊严荡然无存,恐惧要依赖别人,恐惧此生毫无意义,恐惧因愈来愈强的痛而失去控制,最大的恐惧就是对恐惧本身的恐惧,越逃避,它就变得越强大。

临终者正在丧失他的一切:他的亲情,他的财产,他的身体,他的心。我们在生命里可能经验到的一切损失,当死亡来到时,全都汇集到一起。因此,临终者怎么可能不悲伤、痛苦、愤怒呢?

因此,我们要再三向他肯定:不论他感觉如何,不论他有多么挫折和失望,这都是正常的。

我们可以直接把自己放在临终者的立场上。想象躺在床上的人就是我们自己,正在面临死亡,痛苦而孤独,然后问自己:

我们最需要什么?

最希望眼前的亲友给我们什么?

我们将发现,临终者所要的,正是我们想要的:被真正地爱和接受。

临终者期待被看成正常人而非病人,只要触摸他的手,注视他的眼睛,轻轻替他按摩,或以相同的律动与他一起呼吸,就可以给他极大的安慰。

应该仁慈善巧地告知临终者:他正在接近死亡。临终者从直觉上知道自己已为时不多,却仍然依赖别人来告诉他。如果家人不告诉他的话,他也许会认为那是因为家人无法面对那个消息,然后,他也不会提起这个主题。这种缺乏坦诚的状况,只会使他感到更孤独,更焦虑。

让临终者把他真正想说的话说出来,温暖地鼓励他尽可能自由地表达对临终和死亡的想法。这种坦诚、不退缩地披露情绪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让临终者顺利转化心境,接受生命,好好地面对死亡。

临终者常常会为一些未完成的事焦虑,对过去的所作所为不能释怀。如果我们不能帮助他处理未完成的心事,他就不可能全然放下,就会紧紧抓住生命,害怕去世。

首先亲友必须学会放下,学会放下临终者。如果我们攀援着临终者,就会让他头痛不已,让他很难安详地去世。

临终者必须从他所爱的人那里听到两个明确的口头保证:

第一,允许他去世。

第二,他死后,亲人们会过得很好,没必要担心。

我们坐在所爱的人床边,用柔和的语气告诉他:“你将要过世,死亡是正常的事。我们希望你可以留下来,但我们不要你再受更多的苦。我们相处的日子,我们将永远珍惜。现在请不要再执著生命,放下,我们完全诚恳地允许你去世。”

有些家庭拒绝让他们的亲人离开,认为那样才是对亲人的爱。让我们想象自己就是在生命边缘的亲人,想象自己站在即将远航的邮船甲板上,所有的亲友都在岸上挥手道别,船已经离岸,除了离开之外,我们别无选择。此刻,我们希望亲友如何向我们说再见呢?

尽力帮助临终者解脱对一切财物、朋友和亲人的执著,让他清楚交待如何分配财产,把每一件事情都安排清楚,这样才可以真正放下。

临终者最后的念头对未来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在死亡的那一刻,心是完全不设防的,很容易被情绪所主宰。而最后一个念头或情绪会被极端放大,淹没整个认知。

在诸苦交集的关头,素无宗教信仰的人难免会慌乱痛苦,生起恐怖、焦虑、贪恋、嗔恼等恶念,从而转生恶的境界。

因此,四周的环境非常重要,一定要宁静和谐。在可能的情况下,让临终者在家里过世,因为家是人们觉得最舒适的地方。在临终者能看见的地方挂一张佛像,使他眼中见佛,心中有佛。

如果是在医院里,有很多方法可以提供帮助:带来一张佛像,摆一束鲜花,打开念佛机,建立一个温馨的氛围。

亲友应提起正面的情绪和神圣的感觉,如爱、慈悲和恭敬,尽量放下攀援、欲望和执著。痛苦和悲伤将会破坏祥和的气氛,使临终者失去死亡时刻的平静。保持自然,保持我们平常的样子,单纯而平等地跟他沟通,让他感到我们真的关心和接受他。提醒临终者:他一生中有很多做得好的事情,让他觉得生命是建设性和快乐的,将注意力集中在他的美德上。

当我们眼睁睁看着所爱的人离开人间,强忍悲痛不哭出来是很困难的。所以,亲友要提前把执著和悲伤处理掉:一起哭出来,表达出对临终者的爱,说再见,在死亡时刻真正来临前完成这个过程。

在临终者断气的一刻,不要过度表露悲伤,因为临终者的意识在那一刻特别脆弱。亲友在临终者床边的啜泣,对他而言,犹如雷声和冰雹。

年老的苏格兰妇女玛琪在丈夫不省人事、接近死亡的时候来到医院。玛琪伤心欲绝,因为她没有机会与丈夫道别,她觉得太迟了。

医院的工作者鼓励她说,虽然病人看起来没有反应,但他可能还可以听到她说话。许多人虽然丧失意识,但事实上知觉作用仍然存在。他们鼓励玛琪花些时间陪丈夫,告诉他心里想说的话。

玛琪没有想过要做什么,但还是接受了建议,告诉丈夫过去相处的一切美好回忆;她多么想他,多么爱她。

最后,她对丈夫说:“没有你,我会很难过,但我不想看到你继续受苦,因此,你应该放下了。”

一说完这句话,她的丈夫发出一声长叹,安详地过世了。

 

加我微信:zhdhtv

362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