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弥陀大悲于苦者

六、弥陀大悲于苦者

善导大师的两种决定深信,是对净土宗信心的定义,是检验我们是否真正契入净土门的试金石。

若认为“我很贤善,我是上根利器,我功夫了得,我有能力解脱生死”,甚至认为“我就是普度众生的菩萨”,这是不具第一种深信,会把自己阻挡在净土门之外。

若认为“我业深障重,心又散乱不净,又持不好戒,又没有智慧,这样念佛能往生吗?”不理会阿弥陀佛的悲心,对往生毫无把握,则是不具第二种深信,往生大事也因信心的缺失而难以达成。

应知,法藏菩萨五劫思惟所发大愿,正是以我等业障深重、散乱不净、道心肤浅、卑劣无智之人为救度正机。《观经》中,五逆十恶之人慌乱中念佛尚得往生,我们哪有念佛而不能往生之理?

古德开示说:“不是将我们的心修清净了以后再念佛往生。常能念佛,则罪业自然消灭。生为凡夫,怎么可能心无散乱呢?所谓‘将心修清净之后才能往生’,绝没有这样的道理。虽不能清净此心,但能念佛,皆得往生,这正体现阿弥陀佛本愿救度的可贵。”

无论我们是哪种根性的人,如何往生无需计度,只管念佛!所谓“念佛是我的事,往生是佛的事”。以我们当下的身份,尽形寿信愿念佛,即已达到往生标准!

譬如父母有很多儿女,如果哪个孩子生了病,父母就格外关心他,这不是父母的心不平等。

佛的慈悲亦然:平等对待一切众生,“无缘大慈(于一切众生,无论有缘无缘,皆平等救度),同体大悲(观一切众生与己身同体,而生起平等、绝对的悲心)”,而对于罪业深重者、放逸懈怠者、无知而烦恼者不仅不会遗弃,反而会倍加怜爱。善导大师说:

诸佛大悲于苦者,

心偏愍念常没众生。

犹如“溺水之人急须偏救”,恶业众生若无弥陀救度,无疑将直入地狱。

阿弥陀佛深知我心之卑劣,一肩挑起我们所有的罪业(“荷负群生,为之重担”),将所有功德用名号的方式无条件、无保留地惠赐给我们,以名号引导我们,以光明调熟我们,念念不舍,甚于父母思念丢失的幼子,主动而来,不讲条件,不因祈求拜托。我们生在阿弥陀佛的光明愿海中,只要突破小我的情见,一念回光,如实接纳第十八愿的真实义,着眼阿弥陀佛同体大悲和威神愿力的层面,不因自身罪业深重而丧失往生信心,单只一向口称佛名,发起“无疑无虑,乘彼愿力,称佛名号,必定往生”之心,即与阿弥陀佛绝对的普救愿力感应道交,即可就路还家,业事成办。父子相逢,悲喜交集。多劫穷子,骤然富贵,现前当来获大安乐。

如此,我们便时时刻刻生活在阿弥陀佛的大悲关爱中,时时刻刻浸润在阿弥陀佛的无碍光明中。

欢喜时,“南无阿弥陀佛”;

无欢喜时,也“南无阿弥陀佛”。

心净时,“南无阿弥陀佛”;

心不净时,也“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我心虽不清净,但六字名号是法界中最清净的,犹如莲花,出污泥而不染。

当内科住院医师的第一年,有一夜,我在加护病房值班时,急诊室送上来一位心肌梗塞病人,呼吸停止,昏迷不醒,面孔、舌头都已紫黑,心电图和验血报告显示心脏已有很严重的破坏。依主任的经验,比他轻微的梗塞都难以救活,因此示意患者家属要有心理准备。

我依例一面念佛一面插管急救。点滴药物已用,但血压完全量不到,患者仍昏迷,不能自己呼吸。

患者的妻子哀伤地说:“人家说天公疼憨人,天公怎么没疼我?医师,请您尽量救,即使救起来是植物人,我也愿意照顾他!”

我感觉她确有一种憨厚的诚恳,就劝她说:“人在大难之中,要发大愿、念佛,才能突破。”

她说:“大愿怎么发?”

我说:“凭您的虔诚自己发。”

她不假思索地说:“从现在起,我们夫妇长素念佛。他是老师,好起来能弘扬佛法。”

我给她和几个孩子一人一串念珠,说:“今夜在加护病房外,你们干着急也没用,不如安下焦急的心,一人念一万声阿弥陀佛,求佛加被。佛力不可思议。为他念佛,假如他寿命已终,也可往生极乐。”

那夜,我们三位医师望着心电图监视器调整药物,从晚上七八点到凌晨三点多。一位医师感叹说:“我们三人守了一夜,只守了一个血压量不到的人!”

然而,到了四五点,病人的血压奇迹般地回升了,人也渐渐清醒。我赶紧打开加护病房门告诉他的家人。门一开,全家一排人念佛,至诚恳切的面孔令我感动得含泪。

他醒来后,还足足三天须依靠呼吸机才能呼吸,但他却能念佛。他除了心肌梗塞,还有不轻的肺结核,然而,他竟活生生走路出院了!

每一位医师看了心电图、验血报告,再看看他的恢复,都觉得不可思议。(郭惠珍医师讲述)

 

加我微信:zhdhtv

350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