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寿经优婆提舍愿生偈注 卷上

往生论注

无量寿经优婆提舍愿生偈注 卷上

婆薮槃头菩萨造 魏永宁寺北天竺沙门菩提流支 译论

魏西河石壁谷玄中寺沙门昙鸾 批注

谨案龙树菩萨《十住毗婆沙》云,

“菩萨求阿毗跋致,有二种道:一者难行道;二者易行道。

难行道者:谓于五浊之世,于无佛时,求阿毗跋致为难。此难乃有多途,粗言五三,以示义意:一者外道相善,乱菩萨法;二者声闻自利,障大慈悲;三者无赖恶人,破他胜德;四者颠倒善果,能坏梵行;五者唯是自力,无他力持。

如斯等事,触目皆是。譬如陆路,步行则苦。

易行道者:谓但以信佛因缘,愿生净土,乘佛愿力,便得往生彼清净土;佛力住持,即入大乘正定之聚,正定即是阿毗跋致。譬如水路,乘船则乐。”

此《无量寿经优婆提舍》,盖上衍之极致、不退之风航者也。

“无量寿”,是安乐净土如来别号。释迦牟尼佛在王舍城及舍卫国,于大众之中说无量寿佛庄严功德,即以佛名号为经体。

后圣者婆薮槃头菩萨,服膺如来大悲之教,傍经作《愿生偈》,复造长行重释。

梵言“优婆提舍”,此间无正名相译;若举一隅,可名为“论”。所以无正名译者,以此间本无佛故。如此间书,就孔子而称“经”;余人制作,皆名为“子”;国史、国纪之徒,各别体例。

然佛所说十二部经中,有论议经,名“优婆提舍”;若复佛诸弟子解佛经教,与佛义相应者,佛亦许名“优婆提舍”,以入佛法相故。

此间云“论”,直是论议而已,岂得正译彼名耶?又如女人,于子称“母”,于兄云“妹”,如是等事,皆随义各别。若但以“女”名,泛谈母、妹,乃不失女之大体,岂含尊卑之义乎?此所云“论”,亦复如是。是以仍存梵音,曰“优婆提舍”。

此论始终,凡有二重:一是总说分;二是解义分。

总说分者,前五言偈尽是;解义分者,“论曰”以下长行尽是。所以为二重者,有二义:偈以颂经,为总摄故;论以释偈,为解义故。

“无量寿”者,言无量寿如来,寿命长远不可思量也。

“经”者,常也。言安乐国土佛及菩萨清净庄严功德、国土清净庄严功德,能与众生作大饶益,可常行于世,故名曰“经”。

“优婆提舍”,是佛论议经名。

“愿”,是欲乐义。

“生”者,天亲菩萨愿生彼安乐净土,如来净华中生,故曰“愿生”。

“偈”,是句数义,以五言句略颂佛经,故名为“偈”。

译“婆薮”云“天”,译“槃头”言“亲”:此人字“天亲”,事在《付法藏经》。

“菩萨”者,若具存梵音,应言“菩提萨埵”。“菩提”者,是佛道名;“萨埵”,或云众生,或云勇健。求佛道众生,有勇猛健志,故名“菩提萨埵”。今但言“菩萨”,译者略耳。

“造”,亦作也。庶因人重法,故云“某造”。

是故言“《无量寿经优婆提舍愿生偈》婆薮槃头菩萨造”。

解论名目竟。

偈中分为五念门,如下长行所释。

第一行四句偈,含有三念门:上三句是礼拜、赞叹门,下一句是作愿门。

第二行论主自述“我依佛经造论,与佛教相应”,所服有宗。何故云此?为成“优婆提舍”名故,亦是成上三门、起下二门,所以次之说。

从第三行,尽二十三行,是观察门。

末后一行,是回向门。

分偈章门竟。

世尊我一心,归命尽十方,

无碍光如来,愿生安乐国。

“世尊”者,诸佛通号。论智,则义无不达;语断,则习气无余:智断具足,能利世间,为世尊重,故曰“世尊”。

此言意归释迦如来。何以得知?下句言“我依修多罗”。天亲菩萨在释迦如来像法之中,顺释迦如来经教,所以愿生;愿生有宗,故知此言归于释迦。若谓此意遍告诸佛,亦复无嫌。

夫菩萨归佛,如孝子之归父母、忠臣之归君后。动静非己,出没必由;知恩报德,理宜先启。又,所愿不轻,若如来不加威神,将何以达?乞加神力,所以仰告。

“我一心”者,天亲菩萨自督之词。言念无碍光如来,愿生安乐,心心相续,无他想间杂。

问曰:佛法中无我,此中何以称“我”?

答曰:言“我”,有三根本:一是邪见语,二是自大语,三是流布语。今言“我”者,天亲菩萨自指之言;用流布语,非邪见、自大也。

“归命尽十方,无碍光如来”者,“归命”即是礼拜门,“尽十方无碍光如来”即是赞叹门。

何以知“归命”是礼拜?龙树菩萨造《阿弥陀如来赞》中,或言“稽首礼”,或言“我归命”,或言“归命礼”;此论长行中,亦言“修五念门”,五念门 中,礼拜是一,天亲菩萨既愿往生,岂容不礼?故知“归命”即是礼拜。然礼拜但是恭敬,不必归命;归命必是礼拜。若以此推,归命为重。偈申己心,宜言归命; 论解偈义,泛谈礼拜:彼此相成,于义弥显。

何以知“尽十方无碍光如来”是赞叹门?下长行中言“云何赞叹门?谓称彼如来名,如彼如来光明智相,如彼名义,欲如实修行相应故”。依舍卫国所说《无量寿经》,佛解阿弥陀如来名号:何故号阿弥陀?彼佛光明无量,照十方国无所障碍,是故号阿弥陀;又,彼佛寿命及其人民,无量无边阿僧祇劫,故名阿弥陀。

问曰:若言“无碍光如来”“光明无量,照十方国土无所障碍”者,此间众生何以不蒙光照?光有所不照,岂非有碍耶?

答曰:碍属众生,非光碍也。譬如日光,周四天下,而盲者不见,非日光不周也。亦如密云洪霔,而顽石不润,非雨不洽也。

若言一佛主领三千大千世界,是声闻论中说;若言诸佛遍领十方无量无边世界,是大乘论中说。

天亲菩萨今言“尽十方无碍光如来”,即是依彼如来名、如彼如来光明智相赞叹,故知此句是赞叹门。

“愿生安乐国”者:此一句是作愿门,天亲菩萨归命之意也;其安乐义,具在下观察门中。

问曰:大乘经论中,处处说众生毕竟无生如虚空,云何天亲菩萨言愿生耶?

答曰:说众生无生如虚空,有二种:一者如凡夫所谓实众生,如凡夫所见实生死。此所见事,毕竟无所有,如龟毛,如虚空。二者谓诸法因缘生故,即是不生,无所有如虚空。天亲菩萨所愿生者,是因缘义;因缘义故假名生,非如凡夫谓有实众生、实生死也。

问曰:依何义说往生?

答曰:于此间假名人中修五念门,前念与后念作因。秽土假名人、净土假名人,不得决定一,不得决定异;前心后心,亦复如是。何以故?若一,则无因果;若异,则非相续。是义《观一异门》论中委曲。

释第一行三念门竟。

次成“优婆提舍”名,又成上起下偈。

我依修多罗,真实功德相,

说愿偈总持,与佛教相应。

此一行,云何成“优婆提舍”名?云何成上三门、起下二门?

偈言“我依修多罗”“与佛教相应”,“修多罗”是佛经名;我论佛经义,与经相应,以入佛法相故,得名“优婆提舍”:名成竟。

成上三门、起下二门——何所依,何故依,云何依。

何所依者,依修多罗;何故依者,以如来即真实功德相故;云何依者,修五念门相应故:成上起下竟。

“修多罗”者,十二部经中,直说者名“修多罗”,谓四《阿含》三藏等;三藏外大乘诸经,亦名“修多罗”。此中言“依修多罗”者,是三藏外大乘修多罗,非《阿含》等经也。

“真实功德相”者,有二种功德:

一者从有漏心生,不顺法性,所谓凡夫人天诸善、人天果报,若因若果,皆是颠倒,皆是虚伪,是故名“不实功德”;

二者从菩萨智慧清净业起,庄严佛事,依法性入清净相,是法不颠倒、不虚伪,名为“真实功德”。云何不颠倒?依法性、顺二谛故;云何不虚伪?摄众生入毕竟净故。

“说愿偈总持,与佛教相应”者:“持”名不散不失,“总”名以少摄多,“偈”言五言句数,“愿”名欲乐往生,“说”谓说诸偈论;总而言之,所说愿生偈,总持佛经,与佛教相应;“相应”者,譬如函盖相称也。

观彼世界相,胜过三界道。

此以下,是第四观察门。此门中分为二别:一者观察器世间庄严成就;二者观察众生世间庄严成就。

此句以下,至“愿生彼阿弥陀佛国”,是观器世间庄严成就。观器世间中,复分为十七别,至文当目。

此二句,即是第一事,名为“观察庄严清净功德成就”。此清净是总相。

佛本所以起此庄严清净功德者:见三界是虚伪相,是轮转相,是无穷相,如蚇蠖循环,如茧自缚;哀哉众生缔结不解帝 音此三界,颠倒不净。

欲置众生于不虚伪处,于不轮转处,于不无穷处,得毕竟安乐大清净处,是故起此清净庄严功德也。

“成就”者,言此清净不可破坏,不可污染;非如三界,是污染相,是破坏相也。

“观”者,观察也。“彼”者,彼安乐国也。“世界相”者,彼安乐世界清净相也,其相别在下。

“胜过三界道”:“道”者,通也。以如此因,得如此果;以如此果,酬如此因;通因至果,通果酬因:故名为“道”。

“三界”者:一是欲界,所谓六欲天、四天下人、畜生、饿鬼、地狱等是也;二是色界,所谓初禅、二禅、三禅、四禅天等是也;三是无色界,所谓空处、识处、无所有处、非想非非想处天等是也。

此三界,盖是生死凡夫流转之暗宅。虽复苦乐小殊,修短暂异,统而观之,莫非有漏:倚伏相乘,循环无际;杂生触受,四倒长拘;且因且果,虚伪相袭。

安乐,是菩萨慈悲正观之由生,如来神力本愿之所建。胎卵湿生,缘兹高揖;业系长维,从此永断。续括之权,不待劝而弯弓;劳谦善让,齐普贤而同德。“胜过三界”,抑是近言。

究竟如虚空,广大无边际。

此二句,名“庄严量功德成就”。

佛本所以起此庄严量功德者:见三界狭小,堕陉陪陼,或宫观迫迮,或土田逼隘,或志求路促,或山河隔障,或国界分部。有如此等种种拘局事。

是故菩萨兴此庄严量功德愿:“愿我国土如虚空,广大无际。”

“如虚空”者,言来生者虽众,犹若无也。“广大无际”者,成上如虚空义。何故如虚空?以广大无际故。

“成就”者,言十方众生往生者,若已生,若今生,若当生,虽无量无边,毕竟常如虚空,广大无际,终无满时。是故言“究竟如虚空,广大无边际”。

问曰:如维摩方丈,苞容有余,何必国界无赀,乃称广大?

答曰:所言广大,非必以畦畹为喻。但言如空,亦何累方丈。又,方丈之所苞容,在狭而广;核论果报,岂若在广而广耶!

正道大慈悲,出世善根生。

此二句,名“庄严性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起此庄严?见有国土,以爱欲故,则有欲界;以攀厌禅定故,则有色、无色界。此三界,皆是有漏邪道所生;长寝大梦,莫知悕出。

是故兴大悲心:“愿我成佛,以无上正见道,起清净土,出于三界。”

“性”是“本”义。言此净土,随顺法性,不乖法本,事同《华严经》宝王如来性起义。

又言“积习成性”,指法藏菩萨集诸波罗蜜,积习所成。

亦言“性”者,是圣种性。序法藏菩萨于世自在王佛所,悟无生法忍,尔时位名圣种性;于是性中,发四十八大愿,修起此土,即曰安乐净土。是彼因所得, 果中说因,故名为“性”。又言“性”是必然义、不改义。如海性一味,众流入者,必为一味,海味不随彼改也。又如人身,性不净故,种种妙好色香美味入身,皆 为不净。

安乐净土诸往生者,无不净色,无不净心,毕竟皆得清净平等无为法身,以安乐国土清净性成就故。

“正道大慈悲,出世善根生”者,平等大道也。平等道所以名为正道者,平等是诸法体相。以诸法平等,故发心等;发心等,故道等;道等,故大慈悲等。大慈悲是佛道正因,故言“正道大慈悲”。

慈悲有三缘:一者众生缘,是小悲;二者法缘,是中悲;三者无缘,是大悲。大悲即出世善也。安乐净土从此大悲生故,故谓此大悲为净土之根,故曰“出世善根生”。

净光明满足,如镜日月轮。

此二句,名“庄严形相功德成就”。

佛本所以起此庄严功德者:见日行四域,光不周三方;庭燎在宅,明不满十仞。

以是故起满净光明愿,如日月光轮,满足自体。彼安乐净土虽复广大无边,清净光明无不充塞。故曰“净光明满足,如镜日月轮”。

备诸珍宝性,具足妙庄严。

此二句,名“庄严种种事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起此庄严?见有国土,以泥土为宫饰,以木石为华观。或雕金镂玉,意愿不充;或营备百千,具受辛苦。

以此故兴大悲心:“愿我成佛,必使珍宝具足,严丽自然;相忘于有余,自得于佛道。”

此庄严事,纵使毗首羯磨,工称妙绝,积思竭想,岂能取图。

“性”者,“本”义也。能生既净,所生焉得不净!故经言“随其心净,则佛土净”。是故言“备诸珍宝性,具足妙庄严”。

无垢光炎炽,明净曜世间。

此二句,名“庄严妙色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起此庄严?见有国土,优劣不同;以不同故,高下以形;高下既形,是非以起;是非既起,长沦没。伦音三有。

是故兴大悲心,起平等愿:“愿我国土,光炎炽盛,第一无比;不如人天金色,能有夺者。”

若为相夺?如明镜,在金边则不现;今日时中金,比佛在时金则不现;佛在时金,比阎浮那金则不现;阎浮那金,比大海中转轮王道中金沙则不现;转轮王道 中金沙,比金山则不现;金山,比须弥山金则不现;须弥山金,比三十三天璎珞金则不现;三十三天璎珞金,比焰摩天金则不现;焰摩天金,比兜率陀天金则不现; 兜率陀天金,比化自在天金则不现;化自在天金,比他化自在天金则不现;他化自在天金,比安乐国中光明则不现。

所以者何?彼土金光,从绝垢业生故,清净无不成就故。安乐净土,是无生忍菩萨净业所起,阿弥陀如来法王所领,阿弥陀如来为增上缘故。是故言“无垢光炎炽,明净曜世间”。“曜世间”者,曜二种世间也。

宝性功德草,柔软左右旋,

触者生胜乐,过迦旃邻陀。

此四句,名“庄严触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起此庄严?见有国土,虽宝重金玉,不得为衣服;珍玩明镜,无议于敷具。斯缘悦于目,不便于身也。身眼二情,岂弗矛盾乎?

是故愿言:“使我国土,人天六情,和于水乳,卒去楚越之劳。”所以七宝柔软,悦目便身。

“迦旃邻陀”者,天竺柔软草名也,触之者能生乐受,故以为喻。注者言:此间土石草木,各有定体。译者何缘目彼宝为草耶?当以其葻茸荣渺楷体,故以草目之耳。余若参译,当别有途。

“生胜乐”者,触迦旃邻陀,生染著乐;触彼软宝,生法喜乐。二事相悬,非胜如何。是故言“宝性功德草,柔软左右旋,触者生胜乐,过迦旃邻陀”。

宝华千万种,弥覆池流泉,

微风动华叶,交错光乱转。

此四句,名“庄严水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起此愿?见有国土,或沄溺洪涛,滓沫惊人;或凝凘浃渫,蹙枷怀忒。向无安悦之情,背有恐值之虑。

菩萨见此,兴大悲心:“愿我成佛,所有流泉池沼池,与宫殿相称,种种宝华,布为水饰。微风徐扇,映发有序。开神悦体,无一不可。”是故言“宝华千万种,弥覆池流泉,微风动华叶,交错光乱转”。

宫殿诸楼阁,观十方无碍,

杂树异光色,宝栏遍围绕。

此四句,名“庄严地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起此庄严?见有国土,嶕峣峻岭,枯木横岑;岝峉陉嶙,莦茅盈壑。茫茫沧海,为绝目之川;葻葻广泽,为无踪之所。

菩萨见此,兴大悲愿:“愿我国土,地平如掌。宫殿楼阁,镜纳十方。的无所属,亦非不属。宝树宝栏,互为映饰。”是故言“宫殿诸楼阁,观十方无碍,杂树异光色,宝栏遍围绕”。

无量宝交络,罗网遍虚空,

种种铃发响,宣吐妙法音。

此四句,名“庄严虚空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起此庄严?见有国土,烟云尘雾,蔽障太虚;震烈cen霍,从上而堕;不祥灾霓,每自空来。忧虑百端,为之毛竖。

菩萨见此,兴大悲心:“愿我国土,宝网交络,罗遍虚空。铃铎宫商,鸣宣道法。视之无厌,怀道见德。”是故言“无量宝交络,罗网遍虚空,种种铃发响,宣吐妙法音”。

雨华衣庄严,无量香普熏。

此二句,名“庄严雨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兴此庄严?见有国土,欲以服饰布地,延请所尊,或欲以香华、名宝,用表恭敬;而业贫感薄,是事不果。

是故兴大悲愿:“愿我国土,常雨此物,满众生意。”

何故以雨为言?恐取著云“若常雨华、衣,亦应填塞虚空,何缘不妨?”是故以雨为喻。雨适时,则无洪滔之患。安乐报岂有累情之物乎!经 言:“日夜六时,雨宝衣,雨宝华;宝质柔软,履践其上,则下四寸;随举足时,还复如故;用讫入宝地,如水入坎。”是故言“雨华衣庄严,无量香普熏”。

佛慧明净日,除世痴暗冥。

此二句,名“庄严光明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兴此庄严?见有国土,虽复项背日光,而为愚痴所暗。

是故愿言:“使我国土所有光明,能除痴暗,入佛智慧,不为无记之事。”亦云安乐国土光明,从如来智慧报起,故能除世暗冥。经言“或有佛土,以光明为佛事”,即是此也。故言“佛慧明净日,除世痴暗冥”。

梵声悟深远,微妙闻十方。

此二句,名“庄严妙声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兴此愿?见有国土,虽有善法,而名声不远;有名声虽远,复不微妙;有名声妙远,复不能悟物:是故起此庄严。

天竺国称净行为“梵行”,称妙辞为“梵言”。彼国贵重梵天,多以“梵”为赞;亦言中国法与梵天通故也。“声”者,名也。名谓安乐土名。经言:“若人 但闻安乐净土之名,欲愿往生,亦得如愿。”此名悟物之证也。《释论》言:“如斯净土,非三界所摄。何以言之?无欲故,非欲界;地居故,非色界;有色故,非 无色界:盖菩萨别业所致耳。”出有而有曰“微”出有者,谓出三有。 而有者,谓净土有也。,名能开悟曰“妙”妙,好也。以名能悟物,故称妙。是故言“梵声悟深远,微妙闻十方”。

正觉阿弥陀,法王善住持。

此二句,名“庄严主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兴此愿?见有国土,罗刹为君,则率土相啖;宝轮驻殿,则四域无虞。譬之风靡,岂无本耶!

是故兴愿:“愿我国土,常有法王,法王善力之所住持。”

“住持”者,如黄鹄持子安,千龄更起;鱼母念持子,经泶不坏。安乐国为正觉善持,其国岂有非正觉事耶!是故言“正觉阿弥陀,法王善住持”。

如来净华众,正觉华化生。

此二句,名“庄严眷属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兴此愿?见有国土,或以胞血为身器,或以粪尿为生元;或槐棘高圻,出猜狂之子;或竖子婢腹,出卓荦之才。讥诮由之怀火,耻辱缘以抱冰。

所以愿言:“使我国土,悉于如来净华中生;眷属平等,与夺无路。”

故言“如来净华众,正觉华化生”。

爱乐佛法味,禅三昧为食。

此二句,名“庄严受用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兴此愿?见有国土,或探巢破卵,为饛饶之膳;或悬沙指袋,为相慰之方。呜呼诸子,实可痛心!

是故兴大悲愿:“愿我国土,以佛法、以禅定、以三昧为食,永绝他食之劳。”

“爱乐佛法味”者,如日月灯明佛说《法华经》六十小劫,时会听者亦坐一处,六十小劫谓如食顷,无有一人若身若心而生懈倦。

“以禅定为食”者,谓诸大菩萨常在三昧,无他食也。“三昧”者,彼诸人天若须食时,百味嘉肴罗列在前。眼见色,鼻闻香,身受适悦,自然饱足。讫已化去,若须复现。其事在经。是故言“爱乐佛法味,禅三昧为食”。

永离身心恼,受乐常无间。

此二句,名“庄严无诸难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兴此愿?见有国土,或朝预衮宠,夕惶斧钺;或幼舍蓬藜,长列方丈;或鸣笳道出,历经催还:有如是等种种违夺。

是故愿言:“使我国土,安乐相续,毕竟无间。”

身恼者,饥渴、寒热、杀害等也;心恼者,是非、得失、三毒等也。是故言“永离身心恼,受乐常无间”。

大乘善根界,等无讥嫌名,

女人及根缺,二乘种不生。

此四句,名“庄严大义门功德成就”。

“门”者,通大义之门也。“大义”者,大乘所以也。如人造城,得门则入。若人得生安乐者,是则成就大乘之门也。

佛本何故兴此愿?见有国土,虽有佛如来贤圣等众,由国浊故,分一说三;或以拓眉致诮,或缘指语招讥。。

是故愿言:“使我国土,皆是大乘一味,平等一味,根败种子,毕竟不生;女人残缺,名字亦断。”是故言“大乘善根界,等无讥嫌名,女人及根缺,二乘种不生”。

问曰:案王舍城所说《无量寿经》,法藏菩萨四十八愿中言“设我得佛,国中声闻,有能计量知其数者,不取正觉”,是有声闻一证也。又,《十住毗婆沙》 中,龙树菩萨造《阿弥陀赞》云“超出三界狱,目如莲华叶,声闻众无量,是故稽首礼”,是有声闻二证也。又,《摩诃衍论》中言“佛土种种不同:或有佛土,纯 是声闻僧;或有佛土,纯是菩萨僧;或有佛土,菩萨、声闻会为僧,如阿弥陀安乐国等是也”,是有声闻三证也。诸经中有说安乐国处,多言有声闻,不言无声闻; 声闻即是二乘之一。《论》言乃至无二乘名,此云何会?

答曰:以理推之,安乐净土不应有二乘。何以言之?夫有病则有药,理数之常也。《法华经》言“释迦牟尼如来以出五浊世故,分一为三”。净土既非五浊,无三乘明矣。

《法华经》道诸声闻:“是人于何而得解脱?但离虚妄,名为解脱。是人实未得一切解脱,以未得无上道故。”核推此理,阿罗汉既未得一切解脱,必应有生;此人更不生三界;三界外,除净土更无生处:是以唯应于净土生。

如言“声闻”者,是他方声闻来生,仍本名故,称为声闻。如天帝释,生人中时姓憍尸迦,后虽为天主,佛欲使人知其由来,与帝释语时,犹称憍尸迦,其此类也。

又,此论但言“二乘种不生”,谓安乐国不生二乘种子,亦何妨二乘来生耶!譬如橘栽不生江北,河洛果肆亦见有橘;又言鹦鹉不渡陇西,赵魏架桁亦有鹦鹉:此二物但言其种不渡,彼有声闻亦如是。作如是解,经论则会。

问曰:名以召事,有事乃有名。安乐国既无二乘、女人、根缺之事,亦何须复言无此三名耶?

答曰:如软心菩萨,不甚勇猛,讥言声闻;如人谄曲,或复儜弱,讥言女人;又如眼虽明而不识事,讥言盲人;又如耳虽聪而听义不解,讥言聋人;又如舌虽语而讷口謇吃,讥言哑人:有如是等根虽具足,而有讥嫌之名。是故须言乃至无名,明净土无如是等与夺之名。

问曰:寻法藏菩萨本愿,及龙树菩萨所赞,皆似以彼国声闻众多为奇,此有何义?

答曰:声闻以实际为证,计不应更能生佛道根芽,而佛以本愿不可思议神力摄令生彼,必当复以神力生其无上道心。譬如鸩鸟入水,鱼蚌咸死;犀牛触之,死者皆活:如此不应生而生,所以可奇。然五不思议中,佛法最不可思议。佛能使声闻复生无上道心,真不可思议之至也。

众生所愿乐,一切能满足。

此二句,名“庄严一切所求满足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兴此愿?见有国土,或名高位重,潜处无由;或人凡姓鄙,悕出靡路;或修短系业,制不在己,如阿私陀仙人类也:有如是等,为业风所吹,不得自在。

是故愿言:“使我国土,各称所求,满足情愿。”是故言“众生所愿乐,一切能满足”。

是故愿生彼,阿弥陀佛国。

此二句,结成上观察十七种庄严国土成就,所以愿生。

释器世间清净,讫之于上。

次观众生世间清净。此门中分为二别:一者观察阿弥陀如来庄严功德;二者观察彼诸菩萨庄严功德。观察如来庄严功德中有八种,至文当目。

问曰:有论师泛解“众生”名义,以其轮转三有,受众多生死,故名“众生”;今名佛菩萨为“众生”,是义云何?

答曰:经言“一法有无量名,一名有无量义”,如以受众多生死故名为“众生”者,此是小乘家释三界中众生名义,非大乘家众生名义也。大乘家所言“众 生”者,如《不增不减经》言“言众生者,即是不生不灭义”,何以故?若有生,生已复生,有无穷过故,有不生而生过故,是故无生。若有生,可有灭;既无生, 何得有灭?是故无生无灭是“众生”义。如经中言“五受阴通达空无所有,是苦义”,斯其类也。

无量大宝王,微妙净华台。

此二句,名“庄严座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庄严此座?见有菩萨,于末后身敷草而坐,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人天见者,不生增上信、增上恭敬、增上爱乐、增上修行。

是故愿言:“我成佛时,使无量大宝王微妙净华台以为佛座。”

“无量”者,如《观无量寿经》言:“七宝地上,有大宝莲华王座。莲华一一叶,作百宝色。有八万四千脉,犹如天画,脉有八万四千光。华叶小者,纵广二 百五十由旬。如是华有八万四千叶;一一叶间,有百亿摩尼珠王以为映饰;一一摩尼,放千光明,其光如盖,七宝合成,遍覆地上。释迦毗楞伽宝以为其台。此莲华 台,八万金刚甄叔迦宝、梵摩尼宝、妙真珠网以为校饰。于其台上,自然而有四柱宝幢;一一宝幢,如百千万亿须弥山;幢上宝幔,如夜摩天宫,有五百亿微妙宝珠 以为映饰;一一宝珠,有八万四千光;一一光,作八万四千异种金色;一一金色,遍安乐宝土,处处变化,各作异相,或为金刚台,或作真珠网,或作杂华云,于十 方面,随意变现,施作佛事。”如是等事,出过数量。是故言“无量大宝王,微妙净华台”。

相好光一寻,色像超群生。

此二句,名“庄严身业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庄严如此身业?见有佛身,受一丈光明,于人身光,不甚超绝,如转轮王相好亦大同,提婆达多所减唯二;致令阿阇世王以兹惑乱,删阇耶等敢如螳螂,或如此类也。是故庄严如此身业。

案此间诂训,六尺曰寻。如《观无量寿经》言“阿弥陀如来身高六十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由旬,佛圆光如百亿三千大千世界”,译者以“寻”而言,何其晦乎!里舍间人,不简纵横长短,咸谓横舒两手臂为寻。若译者或取此类,用准阿弥陀如来,舒臂为言故称“一寻”者,圆光亦应径六十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由旬。
是故言“相好光一寻,色像超群生”。

问曰:《观无量寿经》言“诸佛如来是法界身,入一切众生心想中。是故汝等心想佛时,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诸佛正遍知海,从心想生”,是义云何?

答曰:“身”名集成,“界”名事别。如眼界,缘根、色、空、明、作意五因缘生,名为眼界。是眼但自行己缘,不行他缘,以事别故。耳、鼻等界亦如是。

言“诸佛如来是法界身”者,法界是众生心法也,以心能生世间、出世间一切诸法,故名心为法界。法界能生诸如来相好身,亦如色等能生眼识,是故佛身名法界身。是身不行他缘,是故入一切众生心想中。

“心想佛时,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者,当众生心想佛时,佛身相好显现众生心中也。譬如水清则色像现,水之与像,不一不异。故言佛相好身即是心想也。

“是心作佛”者,言心能作佛也。“是心是佛”者,心外无佛也。譬如火从木出,火不能离木也。以不离木故,则能烧木;木为火烧,木即为火也。

“诸佛正遍知海,从心想生”者:“正遍知”者,真正如法界而知也。法界无相,故诸佛无知也;以无知,故无不知也;无知而知者,是正遍知也。是知深广不可测量,故譬海也。

如来微妙声,梵响闻十方。

此二句,名“庄严口业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兴此庄严?见有如来,名似不尊。 如外道軵人,称瞿昙姓。成道日声,唯彻梵天。

是故愿言:“使我成佛,妙声遐布,闻者悟忍。”是故言“如来微妙声,梵响闻十方”。

同地水火风,虚空无分别。

此二句,名“庄严心业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兴此庄严?见有如来说法云“此黑,此白,此不黑不白”,下法、中法、上法、上上法,有如是等无量差别品,似有分别。

是故愿言:“使我成佛,如地荷负,无轻重之殊;如水润长,无莦恶草葀瑞草括音之异;如火成熟,无芳臭之别;如风起发,无眠寤之差;如空苞受,无开塞之念。得之于内,物安于外。虚往实归,于是乎息。”是故言“同地水火风,虚空无分别”。于是乎息,疑是功用皆息。

天人不动众,清净智海生。

此二句,名“庄严大众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起此庄严?见有如来说法轮下,所有大众,诸根性欲种种不同,于佛智慧,若退若没,以不等故,众不纯净。

所以兴愿:“愿我成佛,所有天人,皆从如来智慧清净海生。”

“海”者,言佛一切种智深广无涯,不宿二乘杂善中下死尸,喻之如海。是故言“天人不动众,清净智海生”。

“不动”者,言彼天人成就大乘根,不可倾动也。

如须弥山王,胜妙无过者。

此二句,名“庄严上首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起此愿?见有如来众中,或有强梁者,如提婆达多流比;或有国王与佛并治,不知甚推佛;或有请佛,以他缘废忘:有如是等,似上首力不成就。

是故愿言:“我为佛时,愿一切大众,无能生心敢与我等。唯一法王,更无俗王。”是故言“如须弥山王,胜妙无过者”。

天人丈夫众,恭敬绕瞻仰。

此二句,名“庄严主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起此庄严?见有佛如来,虽有大众,众中亦有不甚恭敬,如一比丘语释迦牟尼佛“若不与我解十四难,我当更学余道”;亦如居迦离谤舍利弗,佛三语而三不受;又如诸外道辈,假入佛众,而常伺求佛短;又如第六天魔,常于佛所,作诸留难:有如是等种种不恭敬相。

是故愿言:“使我成佛,天人大众恭敬无倦。”所以但言“天人”者,净土无女人及八部鬼神故也。是故言“天人丈夫众,恭敬绕瞻仰”。

观佛本愿力,遇无空过者,

能令速满足,功德大宝海。

此四句,名“庄严不虚作住持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起此庄严?见有如来,但以声闻为僧,无求佛道者;或有值佛而不免三涂,善星、提婆达多、居迦离等是也;又,人闻佛名号,发无上道心,遇恶因缘,退入声闻、辟支佛地者:有如是等空过者、退没者。

是故愿言:“使我成佛时,值遇我者,皆速疾满足无上大宝。”是故言“观佛本愿力,遇无空过者,能令速满足,功德大宝海”。住持义如上。

观佛庄严八种功德,讫之于上。

次观安乐国诸大菩萨四种庄严功德成就。

问曰:观如来庄严功德何所阙少,复须观菩萨功德耶?

答曰:如有明君,则有贤臣。尧舜之称无为,是其比也。若使但有如来法王,而无大菩萨法臣于翼赞道,岂足云满?亦如薪积小,则火不大。如经言“阿弥陀 佛国,有无量无边诸大菩萨,如观世音、大势至等,皆当一生于他方次补佛处”。若人称名忆念者、归依者、观察者,如《法华经.普门品》说,无愿不满。然菩萨 爱乐功德,如海吞流,无止足情。

亦如释迦牟尼如来,闻一目暗比丘吁言“谁爱功德,为我维针”,尔时如来从禅定起,来到其所,语言:“我爱福德。”遂为其维针。尔时失明比丘暗闻佛语 声,惊喜交集,白佛言:“世尊,世尊功德犹未满耶?”佛报言:“我功德圆满,无所复须。但我此身从功德生,知功德恩分故,是故言爱。”

如所问观佛功德,实无愿不充。所以复观菩萨功德者,有如上种种义故耳。

安乐国清净,常转无垢轮,

化佛菩萨日,如须弥住持。

佛本何故起此庄严?见有佛土,但是小菩萨,不能于十方世界广作佛事;或但声闻、人天,所利狭小。

是故兴愿:“愿我国中,有无量大菩萨众,不动本处,遍至十方,种种应化,如实修行,常作佛事。”

譬如日在天上,而影现百川。日岂来耶?岂不来耶?如《大集经》言:“譬如有人,善治堤塘,量其所宜;及放水时,不加心力。菩萨亦如是,先治一切诸佛 及众生应供养、应教化种种堤塘;及入三昧,身心不动,如实修行,常作佛事。”如实修行者,虽常修行,实无所修行也。是故言“安乐国清净,常转无垢轮,化佛 菩萨日,如须弥住持”。

无垢庄严光,一念及一时,

普照诸佛会,利益诸群生。

佛本何故起此庄严?见有如来眷属,欲供养他方无量诸佛,或欲教化无量众生,此没彼出,先南后北;不能以一念一时,放光普照,遍至十方世界,教化众生,有出没前后相故。

是故兴愿:“愿我佛土诸大菩萨,于一念时顷,遍至十方,作种种佛事。”是故言“无垢庄严光,一念及一时,普照诸佛会,利益诸群生”。

问曰:上章云“身不动摇,而遍至十方”,不动而至岂非是一时义耶?与此若为差别?

答曰:上但言不动而至,或容有前后;此言无前无后,是为差别,亦是成上不动义:若不一时,则是往来;若有往来,则非不动。是故为成上不动义故,须观一时。

雨天乐华衣,妙香等供养,

赞诸佛功德,无有分别心。

佛本何故起此庄严?见有佛土,菩萨、人天志趣不广,不能遍至十方无穷世界,供养诸佛如来大众;或以己土秽浊,不敢向诣净乡;或以所居清净,鄙薄秽土:以如此等种种局分,于诸佛如来所,不能周遍供养,发起广大善根。

是故愿言:“我成佛时,愿我国土一切菩萨、声闻、天人大众,遍至十方一切诸佛大会处所,雨天乐、天华、天衣、天香,以巧妙辩辞,供养赞叹诸佛功德。 虽叹秽土如来大慈谦忍,不见佛土有杂秽相;虽叹净土如来无量庄严,不见佛土有清净相。”何以故?以诸法等故,诸如来等,是故诸佛如来名为等觉。若于佛土起 优劣心,假使供养如来,非法供养也。是故言“雨天乐华衣,妙香等供养,赞诸佛功德,无有分别心”。

何等世界无,佛法功德宝,

我愿皆往生,示佛法如佛。

佛本何故起此愿?见有软心菩萨,但乐有佛国土修行,无慈悲坚牢心。

是故兴愿:“愿我成佛时,我土菩萨皆慈悲勇猛,坚固志愿;能舍清净土,至他方无佛法僧处,住持庄严佛法僧宝,示如有佛,使佛种处处不断。”是故言“何等世界无,佛法功德宝,我愿皆往生,示佛法如佛”。

观菩萨四种庄严功德成就,讫之于上。

次下四句,是回向门。

我作论说偈,愿见弥陀佛,

普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

此四句,是论主回向门。

“回向”者,回己功德,普施众生,共见阿弥陀如来,生安乐国。

无量寿修多罗章句,我以偈颂总说竟。

1问曰:天亲菩萨“回向章”中言“普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此指共何等众生耶?

答曰:案王舍城所说《无量寿经》,佛告阿难:“十方恒河沙诸佛如来,皆共称叹无量寿佛威神功德不可思议。诸有众生,闻其名号,信心欢喜,乃至一念,至心回向,愿生彼国,即得往生,住不退转;唯除五逆,诽谤正法。”案此而言,一切外凡夫人,皆得往生。

又如《观无量寿经》,有九品往生,下下品生者:“或有众生,作不善业,五逆十恶,具诸不善。如此愚人,以恶业故,应堕恶道,经历多劫,受苦无穷。如 此愚人,临命终时,遇善知识,种种安慰,为说妙法,教令念佛。此人苦逼,不遑念佛。善友告言:‘汝若不能念者,应称无量寿佛。’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 十念,称‘南无阿弥陀佛’。称佛名故,于念念中,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命终之时,见金莲华,犹如日轮,住其人前;如一念顷,即得往生极乐世界。于莲华中, 满十二大劫,莲华方开当以此消五逆罪也。观世音、大势至,以大悲音声,为其广说诸法实相、除灭罪法;闻已欢喜,应时即发菩提之心。是名下品下生者。”以此 经证,明知下品凡夫,但令不诽谤正法,信佛因缘,皆得往生。

2问曰:《无量寿经》言“愿往生者,皆得往生;唯除五逆,诽谤正法”,《观无量寿经》言“作五逆十恶,具诸不善,亦得往生”,此二经云何会?

答曰:一经以具二种重罪,一者五逆,二者诽谤正法;以此二种罪故,所以不得往生。一经但言作十恶五逆等罪,不言诽谤正法;以不谤正法故,是故得生。

3问曰:假使一人具五逆罪,而不诽谤正法,经许得生;复有一人,但诽谤正法,而无五逆诸罪,愿往生者,得生与否?

答曰:但令诽谤正法,虽更无余罪,必不得生。何以言之?经言:“五逆罪人,堕阿鼻大地狱中,具受一劫重罪。诽谤正法人,堕阿鼻大地狱中,此劫若尽, 复转至他方阿鼻大地狱中,如是展转,经百千阿鼻大地狱,佛不记得出时节;以诽谤正法罪极重故。”又,正法者,即是佛法。此愚痴人,既生诽谤,安有愿生佛土 之理!假使但贪彼土安乐而愿生者,亦如求非水之冰、无烟之火,岂有得理!

4问曰:何等相是诽谤正法?

答曰:若言“无佛、无佛法,无菩萨、无菩萨法”,如是等见,若心自解,若从他受,其心决定,皆名诽谤正法。

5问曰:如是等计,但是己事;于众生有何苦恼,逾于五逆重罪耶?

答曰:若无诸佛菩萨说世间、出世间善道,教化众生者,岂知有仁义礼智信耶?如是世间一切善法皆断,出世间一切贤圣皆灭。汝但知五逆罪为重,而不知五逆罪从无正法生。是故谤正法人,其罪最重。

6问曰:《业道经》言:“业道如秤,重者先牵”,如《观无量寿经》言“有人造五逆十恶,具诸不善,应堕恶道,经历多劫,受无量苦。临命终时,遇善知 识,教称南无阿弥陀佛。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十念,便得往生安乐净土,即入大乘正定之聚,毕竟不退,与三涂诸苦永隔”。先牵之义,于理如何?又,旷劫 以来,备造诸行有漏之法,系属三界;但以十念念阿弥陀佛,便出三界。系业之义,复欲云何?

答曰:汝谓五逆十恶系业等为重,以下下品人十念为轻,应为罪所牵,先堕地狱,系在三界者,今当以义较量:轻重之义,在心、在缘、在决定,不在时节久近多少也。

云何在心?彼造罪人,自依止虚妄颠倒见生;此十念者,依善知识方便安慰,闻实相法生:一实一虚,岂得相比。譬如千岁暗室,光若暂至,即便明朗;暗岂得言,在室千岁而不去耶!是名在心。

云何在缘?彼造罪人,自依止妄想心,依烦恼虚妄果报众生生;此十念者,依止无上信心,依阿弥陀如来方便庄严真实清净无量功德名号生。譬如有人,被毒 箭所中,截筋破骨;闻灭除药鼓,即箭出毒除。《首楞严经》言:譬如有药,名曰灭除。若斗战时,用以涂鼓,闻鼓声者,箭出毒除。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住首楞 严三昧,闻其名者,三毒之箭自然拔出。

岂可得言“彼箭深毒厉,闻鼓音声不能拔箭去毒”耶?是名在缘。

云何在决定?彼造罪人,依止有后心、有间心生;此十念者,依止无后心、无间心生:是名决定。

较量三义,十念者重,重者先牵,能出三有。两经一义耳。

7问曰:几时名为一念?

答曰:百一生灭,名一刹那;六十刹那,名为一念。此中云“念”者,不取此时节也。但言忆念阿弥陀佛,若总相,若别相,随所观缘,心无他想,十念相续,名为十念。但称名号,亦复如是。

8问曰:心若他缘,摄之令还,可知念之多少。但知多少,复非无间。若凝心注想,复依何可得记念之多少?

答曰:经言“十念”者,明业事成办耳,不必须知头数也。如言“蟪蛄不识春秋”,伊虫岂知朱阳之节乎!知者言之耳。十念业成者,是亦通神者言之耳。

但积念相续,不缘他事便罢;复何暇须知念之头数也?若必须知,亦有方便,必须口授,不得题之笔点。

 

加我微信:zhdhtv

1,529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