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祥瑞记

三、临终祥瑞记

(原文)(《大正藏o八十三册》243)

势观上人 记

建历元年(一二一一)十一月十七,有归洛之敕许,中纳言藤光,亲奉纶命到胜尾。因同月二十日,师还洛东大谷。缁白奔走,如逢父母,悲喜交流。

同二年(一二一二)正月二日,少觉四大不愈,从来所患不餐之气转增。自尔唯语往生一事,不复余言;高声念佛,宛如平生;虽睡眠间,唇舌尚动。又比年老病相侵,耳目稍衰;大限已近,反复聪明,不亦奇乎!

同三日语诸弟曰:“我前身在天竺交声闻僧,常行头陀;今来本邦学天台宗,竟开净土门,专弘念佛矣。”诸弟问曰:“师今往生极乐世界乎?” 答曰:“极乐吾本邦也,盍归去乎!”

同十一日辰刻,起坐合掌,高声念佛,殆过于平时,闻人皆零泪。乃告诸弟曰:“汝等高声念佛,今阿弥陀佛来。”

因为赞叹念佛功德。少时又曰:“观音势至及海会圣众来,汝等见不?”诸弟对曰:“不见。”曰:“汝等至心念佛,必得见之。”

又诸弟乞安佛像于前,手系五色线,以为临终引接之助标。师笑而指空曰:“此外又有佛乎?吾十余年来,念佛功绩,三昧成就,频见彼土佛菩萨及诸庄严;于予何用假助标乎。”

同二十日当坊上紫云起,云中更有彩云,色甚鲜明,状如画佛,诸人见之,随喜感叹。弟子白曰:“已有紫云之瑞,师往生其近乎?”师曰:“善哉!令见闻之人,增长信根者。”

同日未刻,师仰首见空,自西至东者五六度。诸弟问曰:“师见佛乎?”曰:“佛菩萨来迎接于吾也。”

同二十三日,洛下传言,东山有紫云瑞。

同二十四日午刻,紫云大起,覆于西山,樵夫十余人皆见之。又有尼某者,诣广隆寺,路见紫云,以相传诸人。

师自觉期迫,愈力念佛。自二十三日至二十五日,高声念佛,或一时或半时,歇又勤无断时,其勇进也过于平生。弟子数辈更相助音,结缘道俗,满庭听之。

二十五日午刻,被着慈觉大师传来僧伽梨衣,头北面西,诵“光明遍照”四句之文,已如入禅定而化。

世寿八十年,为僧六十六夏。实建历二年(一二一二)壬申正月二十五日也。都下道俗,竞来哭泣,连日如市。

僧某者尝梦:有人持簿来示,僧曰:“是何?”曰:“记日本国中诸人往生之疏。”因披见之,至卷尾记曰:“法然上人临终诵光明遍照四句之文而往生也。”彼僧觉而怪之,默而不语。师入灭之后,记赠门人。其外灵感不一,今略记其大概而已。

如来灭后一百年,时有阿育王,不信佛法;而其国人民,皆归佛法。王云:“佛有何功德,得超众人?若有值佛者,我当往而寻之。”时大臣奏云:“波斯匿 王妹尼,乃值佛人也。”王即往而问曰:“佛有何殊异?”尼曰:“佛功德无量难测,昼夜一劫,何能说尽;乃为说其一相。”王闻悔喜交生,心开意解。

今也师之灭后,才经三十年,亲值师之人,世间尤多之。后来遥隔岁月,惧其嘉言善行,空从晦冥焉,因今聊记见闻,贻于遐代者也。

私云:此记虽非上人之语,而附之随闻之后,庶几后人视上人临终之祥瑞,发起信心也,见者得意。

 

加我微信:zhdhtv

282 阅读